Vol.20200503:这个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已经过去

少楠说:趁着假期做了一下更长周期的复盘,给从 18 岁到今年 36 岁每年的按照一到五星,打了一个分数,并详细的写下当年的状态变化 —— 这才第一次感受到年龄大的好处,可以从足够长的维度来看到生命中的那些涟漪。

对我来说关键的年份是 2004 年和 2012 年,前者是我考上江南大学,彻底的改变了生活的环境和思维方式;后者是加入百姓网第二年正值分类信息大战,除了快速增长的业务,也有很良好的环境充分发挥自己的创造力。在这些大周期之外,还有一些小的周期,比如创业拿到融资,或者单独的完成了几个大的 Case。

但我并不是预期这样能「预测未来」,反而是对「周期」这个词更加的敬畏 —— 因为几乎就是在「迷茫 – 折腾 – 学习 – 狂妄 – 放纵 – 迷茫」中循环往复,而不同的组合会带来不一样的结果最危险的时候,往往是自己迈上了一个新台阶的时候 —— 因为我们都会被晋升到一个自己不合适的位置,但我们会觉得自己的努力得到了回报,很容易狂妄或者迷茫。其实这时候最重要的不是「赶紧做出来成绩」,而是宁可慢下来思考下。否则死怼又没结果的时候,会郁闷甚至放纵,浪费了自己的时间甚至会伤害到身边的人。

当机会来了,不要贪心,但一定要抓住属于自己的那一份;而当机会没来的时候,就要调整下预期,不要眼高手低,这时候最应该静下来学习,更不要因为没有结果而暴躁。想想阿北 35 岁才创立豆瓣,各位读者应该距离这个年龄还有很长的时间。

如果你有兴趣做一下复盘,可以听一下「东吴同学会」里面提到的这两期「No.17 时机管理」「No.18 山坳里的中年」,也欢迎和我邮件交流,我会把当年的觉得迈不过去的槛,当做笑话讲给你听。

本期内容主要是围绕着「时间」,一个是 Medium 的创始人重新审视已经免费泛滥的出版行业的缺陷和应对之道;一个是和珅都懂但是我们日常却很难设计的「激励相容/约束」理论;另外 Fonter 分享了这个世纪第二个十年的变化,能让你有一种「鸟瞰」这个时代的感觉;最后,是促使我写下卷首语中那些关于时间思考的技能 —— 如何独处。

Medium 的如何通过收费重新定义出版

在研究 交易平台(MarketPlace)研究 的时候,其中提到有一类平台模式是「观众制造者(58、电视、报纸、门户)」,此类平台多出现在媒体领域。这在我们今天来看已经是习以为常的模式。

但是 Medium(介绍) 作为一个内容平台,却在创业伊始就想去挑战这种免费+吸引眼球的模式,而是希望像 HBO、Netflix、Spotify 这样重新通过优质的内容,直接向用户收取订阅费。这个页面摘录的是从 2018 年 4 月到 2019 年2 月份的 Medium 创始人和团队成员对于 Medium 以及对于出版模式的思考,比较有趣的是能看到这一路他们践行这种模式之后带来的效果。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什么是激励相容及机制设计理论

少楠说:上周和老友在江边散步,提到了过分研究理论,是否会让我们变得过于学术而脱离了实际?比如之前从量子力学推断出来你这家店营业不好是因为量子的波动效应?关于这个问题,其实我也思考了良久,后来得到答案是这样的:

  • 知道事情的边界在哪里。学习这些基础的理论,不是为了做更多的学术研究,而是不去妄图做一些超越边界的非分之想。(就像知道了梅特卡夫效应之后,就不会在今天这些计算平台上试图颠覆微信)
  • 知道整个体系的架构是怎样的。我们今天遇到的问题大多数前人都遇到过,我们没必要重新发明轮子,而是找到更适合当下情境的解法,并且不要因为自己的知识盲区忽略掉重要的事情。
  • **知道体系是如何演进的。**创新发生在学科边缘的地方,知道学科如何演进才能更好地启发新的灵感,就像信息论对经济学的启发也是巨大的。如果不知道过去的历史,那么遑论设计更好地未来?

说回 里奥尼德 · 赫维茨 创立的机制设计理论,研究这个理论的核心目的还是之前研究「MarketPlace 研究」的衍生问题,即如何设计一套更合理的「机制」让平台的得到治理 —— 比如在丁香医生的产品上,如何解决公立医院体系中被诟病的的乱开处方以药养医的问题,同时又能保证医生本身的积极性?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Fonter 荐文:本世纪第二个十年回顾

少楠说:记得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那时候提到 2000 年将会是一个充满了科技感的年代。但是转眼间本世纪已经过去了 20%,我们期待的火星之旅还在 PPT 上,这第二个十年期间发生了什么事呢?

本文从文化、商业、工作、技术、经济等角度分析了这十年来的变化(当然视角还是西方世界的视角,提及的问题也不一定和国内现状类似)。有些作用已经在我们身上显现出来,比如「一辈子一定要去的十个地方」这种 Listicle 文化,以及我们越来越难从身边的朋友找到真爱。如十三邀中项飚所言,互联网的飞速发展让我们的「周边」缺失,导致了我们重新又似乎回到了「部落」的时代,人和人的关系变得更加难以建立。

从经济角度来看,贫富差距虽然在缩小,但是鸿沟依然巨大(国内也是如此),中国虽然不是多人种国家,但是25 岁以下的年轻人对多元文化的接受也是远比我们这一代人要高。而我们上一代人最爱囤的黄金,其实十年来并不像纳斯达克的股票一样一路上涨。所以除非上一代人精通投资,否则他们关于当下时代的投资建议,还是慎重听取为妙。

在延伸阅读中,更多的是从互联网的视角来看这 20 年的变化,能看到许多有趣的交叉 —— 比如我最喜欢的诺兰拍摄的《黑暗骑士》,居然是和 Macbook Air 同年的,而 google 是在 2011 年才问鼎全球流量最大的网站。坦白来说从这种鸟瞰的视角来看,还是非常科幻的。我们之所以感受不到,是因为我们生活在熟悉的环境中,而一旦熟悉了环境,就开始忽略细节,感受不到那一波波的浪潮拍打在海岸上的声音。

如何独处

少楠说:最近恢复游泳之后,感觉脑子清晰了不少。因为每周会有几个固定的时段(被迫)放下所有的设备以及和外界的沟通,浸泡在水里面除了呼吸就是思考。疫情刚过的泳池往往也就三五个人,在水下的时候似乎感觉和这个世界上一切都隔断了 —— 这目前应该是我最享受的时光。

但曾经的我是一个很害怕独处的人,身边一直会有朋友聊天,微信随时秒回,特别怕自己和这个世界断开了联系 —— 其实这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因为除了极少数内心强大的人,我们的对身份的认同多半是从周边的环境中获得的,而一旦独处,这种反馈就没有了,甚至在独自探索的过程中发现自己丑陋和懦弱的一面。而再加上自己缺少明确的目标和使命,就会试图用更多的消遣(比如开着电视当 BGM)来麻痹自己的这种反应。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温故知新:如果你做任何事情都不会失败,你会选择做什么?

收录时间:December 2016

问题反而是说我们人类最重要的工具 —— 你要善于不断的向自己去发问,用问题来拷问自己,然后去指导自己的方向。它的这种作用更像是一个指南针,而不是像一个地图,尤其是在我们这种非常变动的不确定的年代里边,指南针的作用比地图更重要

在我过往的经验里边,我们一定要认识到我们非常重要的一个工具,就是应对的工具并不是一个什么答案,而是一种好的问题,**我们一定要定期的去留意、搜集、提炼一些好的问题,并用这个问题来去对我们自己进行拷问。**你会发现一些在不停的这种进步、不停的这种变化中,你以往提出这个问题,你自己的解答也会不断的变化和与时俱进。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Mail Weekly

Vol.20200425:所谓常识:关于网络效应、设计、组织、媒体和我们的热爱

2020-4-25 5:32:32

Mail Weekly

Vol.20200510:不管是多大的代价都是最小的代价

2020-5-11 15:50:5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