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20220102:放弃一些新东西,去思考如何度过有深度的一年

上周和《组织进化论》录了一期播客,估计春节后会发出。文末 Zara 问有什么话想送给大家的,我第一反应是,希望大家能多一点「无聊」一段时间。

之所以这么说,是发现在去年,许多美好的瞬间都是无聊的。比如和妻漫步在雨后漫步苏堤,又或者和搭档在梧桐树下讨论哲学,或者独自登山意外碰到合唱团。

无聊意味着一段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和空间,不被外界的事情刺激。在消费社会中,后者太难,在电梯中、地铁中、手机中到处都是广告在叫嚣着一种更好的生活,但其实喝了可乐除了长胖并不会开心,买了 iPhone 也拍不出来广告中的大片。而在不断地沟通和社交中,我们其实被太多的观点裹挟,尚未真正理解是什么就迎来了太多新概念,从 Web3 到 PAAS,从 DAO 到 PLG。

当我们害怕无聊的时候,其实是在害怕没有意义,不想面对巨大的虚无。忙忙碌碌既能让我们看起来活的很有价值,也能让我们逃避各种承诺,还能给自己凭添许多安慰。

当我们真正面对无聊时,其实是将噪音隔离,听一听自己脑海中的声音,到底剩下的属于自己的是什么。以及这个过程中最好把自己放在自然之中,因为无论山或海,花或柳,都不会在意你的任何观点,兀自存在。

那么,为何要那么在意别人的观点呢?

那么,除了别人的观点,还剩下什么呢?

这大抵便是一段和自己独处的「无聊」产物。

本期概要:

  • 艺术 喜马拉雅山之一 by 徐悲鸿,1940
  • 视角 一个新视角:Depth Year
  • 观点  如何开始你的研究
  • 思考 理解中国经济增长故事的异质性 – Dan Wang 2021 letter
  • 观点 当我们反抗 996 时,我们在反抗什么

Ayaka 的 Worthy Five

视角 一个新视角:Depth Year

by fonter

每一年的元旦,大家或许会思考新的一年该如何度过,定的计划和目标很多事学会什么新的技能,读多少本新书。巧合的是,我刚刚读到 Depth Year “深度年”的概念。我有很多事情想要深入了解,但是目前没有太大的欲望去获得更多的东西,所以这是很诱人的。

你提高已有技能而不是学习新的技能。你消费的是你已经保存的各种媒体,而不是去获取更多。今年不允许有新的爱好、器材、游戏或书籍。相反,你必须在你已经拥有的或者已经开始的东西中找到价值,深入挖掘价值和充实他们。转向已在你的房子里的那些财富进行选择。

我一直在想象一个我想创造的传统。当你的事业稳定下来,家里有一些整洁的东西,你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没有开始做任何新的事情,也没有获得任何你不需要的新东西。

观点 如何开始你的研究

by shaonan

作为一个野生的产品经理,除了日常捣鼓互联网产品之外,这十年来还有过几次比较「跨界」的业余研究:

  • 2011-2014,因为在百姓网所以开始研究城市规划对于互联网产品地影响。
  • 2015-2017,因为做 O2O 开始了对服务设计的研究。
  • 2017-2019,因为做丁香医生所以开始对交易平台及微观经济学有一些初步探索。
  • 2019-2021,因为做 flomo 所以对思维工具、笔记方法、知识管理有了一些初窥。

坦白来说自己肯定是个业余选手,毕竟每个领域都并非专精。但反之,这些看似业余的研究,却也极大地促进了自己的认知和解决问题的能力,甚至将其中一些业余研究也转正成为了全职创业项目。

研究并非是教授或者科学家才需要的事,作为一个平均寿命长达七十年的普通人,我们或多或少的需要研究一些事情,幸运的话,还能将这些兴趣转化为事业,转化为使命。

这篇文章非常古老,发表于 1960 年,并且和互联网一点关系都没,而是讲述如何研究鸟类的。作者是大卫·拉克英国鸟类学家,世界知名演化生物学家,对鸟类学、生态学和行为学有杰出贡献。

但有趣的是我在阅读的过程中不停地点头,似乎作者走过的每一步自己都走过,只是没有这么清晰地整理出来。我试着将其中关于鸟类的部分抽离掉,得到一个抽象的版本,你可以将对象替换成任何你感兴趣的内容,比如用户研究,比如某个行业知识,比如 Web3 各种新概念。

没有人天生就是专业的,但是有人生来就乐在其中。

思考 理解中国经济增长故事的异质性 – Dan Wang 2021 letter

by fonter

每一年的元旦,最喜欢看的是 Dan Wang 的年度信件,全英文,特别长,却总有熟悉事物的不同的视角的观察产生。Ben Thompson 说 Dan Wang 是他接触过的最有深度的思考者和最细心的观察家之一

我们在4期的沉思录种推荐过 Dan Wang 的文章

到年末,我们推荐他的第五篇文章《2021 letter》,核心主题围绕着 Dan Wang 在中国大城市生活的经历,谈他观察和理解的各个城市之间的差异,从而说出了他对中国经济增长的看法。可惜的是 Dan Wang 在本次信件的最后说到,我不会再写更多这样的信了。2017-2021,5 年了,终点就在眼前了。写这些作品需要极大的专注力。在一年中的最后10天努力工作,当其他人都处于最快乐的放松状态时,他却在做最疯狂的思考。他希望能从圣诞节和新年中休息一下。

观点 当我们反抗 996 时,我们在反抗什么

by shaonan

我一直在想推荐的这两本书有什么用,一本是写于齐格蒙特写于 98 年的《工作、消费主义和新穷人》,另一本是陈嘉映的《何为良好生活》,其中都有关于「工作」的思考,而「工作」似乎是一个我们默认的选项,就像默认我们要上学,默认我们要结婚一样。

看 XDash 的 2021 年的总结有一段话启发了我:

财报不是用来找牛股,是用来排雷的。同理,公开媒体的商业报道,不是用来借鉴 How to Success 的,是用来排除 How not to fail 的,很考验批判性思维和实践经验。

或许我们可以换个视角来看这两本书,它们并不能直接给我们答案,而是给我们一种观察到问题的视角:我们所在的系统是如何演化至今日;习以为常的规范背后,隐藏着哪些被忽略的目的;当我们在追求意义的时候,究竟是独立的思考,还是别人的灌输。

Mail Weekly

Vol.20211226:钱像汽油,但生活不是加油站之旅;副业如同薯片,来搞点。

2021-12-27 9:40:09

Mail Weekly

Vol.20220109:离执行越近,公开知识就越少

2022-1-10 9:54:20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