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20220320:自创世纪以来,隐藏的秘密

本期概要:

卷首语

最近在读《刘擎:西方现代讲义》和《感知· 理知 · 自我认知》,虽然是两本讲哲学思想的书,却联想到产品设计的一些思路。

张小龙说,产品设计本质上就是分类。但他没有说的是,该如何分类,或者说该如何练习分类。其实这其中需要的就是我们的「洞察力」。而哲学的思考,往往能帮我们将一些模糊的概念辨别清晰,看到更多的结构,然后就能进行更深入的研究和分类。

以前我只知道感知和理知,但在《感知· 理知 · 自我认知》中,陈嘉映老师谈到除了感知(比如触摸)、推知(比如计算)、还有闻知(比如看报),虽然闻知在互联网时代空占据了我们认知的主要输入,但是实际上它有个致命的缺点:

  • 闻知只是帮你知道别人已经知道的概念,没有带来任何知识增量。
  • 如果你没亲自感知过一些事情,听别人讲再多也无济于事。

基于此,我终于明白为何讨厌 B 站上某些年轻人自诩王阳明的学徒,天天念叨知行合一 —— 因为他们的输入是闻知,然后传播的也是闻知,缺少自己的感知(亲自实践)和理知(亲自推理)。

当你的视角越来越多,你对事情的看法就会从一元论、二分法变成一道光谱,避免了自己视角的单一。而在光谱上许多事情也不是绝对的正确和错误,而是有许多交叉的地带,这些地方往往就是新产品诞生的地方,比如能打电话的上网终端(iPhone) ,UI/UX 设计师的 Photoshop (figma)

提到因为互联网导致闻知输入过多, lightory 即刻上一个有趣的思考也值得我们反思:

随着连接变多和加深,人群的特征越来越像蚁群。 我的意思是:蚁群才是生物,蚂蚁只是细胞。

—— 封面也邀请你来征稿提供 采用了画作的朋友,可赠送一年的订阅名额和一本你想读的书。

来自 albusxu@hotmail.com 的 Worthy Five

羔羊 ReneGirard:何谓模仿欲望

by shaonan

法国社会理论家勒内·吉拉德(René Girard),他是一位历史学家出身的博学者,被认为是20世纪最伟大的思想家之一。

之前曾经介绍过一些关于模仿欲望的内容,但视角有些偏学术化。正好最近看到《欲望:日常生活中模仿欲望的力量》(Wanting: The Power of Mimetic Desire in Everyday Life)一书的作者 Luke Burgis 的一系列分享,让我对于这个 Rene Girard 的思想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

Rene Girard 意识到欲望的一个特性:

我们希望我们的欲望来自我们最深处的自我,我们的个人深处,但如果是这样,那将不是欲望。欲望总是为了我们觉得我们缺乏的东西。Rene Girard 指出,欲望并不像我们经常想象的那样,是我们自己完全控制的东西。它不是我们可以自己生成或制造的东西,它在很大程度上是社会过程的产物。

人是不知道该渴望什么的生物,所以他转向别人,以便下定决心做什么。他把这种欲望称为「模仿欲望」。如果我认为某些职业、生活方式或假期是好的,那是因为其他人以这样一种方式模仿它,以至于它对我来说是好的。

羔羊 一个建筑师,推动了计算机

by 范凌 @ 特赞

Christopher Alexander 去世了,享年85岁。

这位建筑和计算机领域都很有建树的先驱者是值得被记住的,没有他就没有基于对象的编程,可能也没有wiki、simcity。

过去的未来:富勒、亚历山大、尼葛洛庞蒂

本文希望重新激活一个被遗忘的建筑学线索,并试图通过这条线索让建筑学和当代对于科技、设计、创业相结合的社会氛围之间建立关联。这条线索在20世纪50-60年代异常活跃,随后在被欧洲大陆以符号学为代表的哲学人文思维和认知论(或者可以简化的称为“抵抗的建筑学”)的发展中偃旗息鼓。但这条建筑学线索在控制论、计算机科学、人工智能和随后在互联网上仍然被延续。与批判建筑学追问、抵抗的态度不同,这是一条系统性解决问题为目的的建筑学探索,以系统(system)、方法(method)、模式(pattern)、交互(interaction)、行为(behavior)、对象(object)作为语言,并以可持续的社会价值(和商业价值)作为动力。

台杉 Linear :新时代的 Jira

by fonter

Postman 的 3个创始人早年间在印度 Bangalore 的 Yahoo 实习,实习工作就是把 API 转换成开发者可以在他们的项目中使用的可共享格式。学习 API 是如何工作的对他们来说极具挑战性(例如,进行一个简单的 API 调用并验证响应)。对于开发团队来说,测试和调试 api 也是痛苦的。每当一个 API 被更新,我们就不得不重新开始。更糟糕的是,当时的工具很难使用,并且没有为我们团队的工作流进行优化。基于这个问题,他们从 Chrome 的一个插件开始一步步做到如今这样的规模,很多科技产品都是从硅谷开始的,但 Postman 是从印度开始的,并一开始就得到全球的支持,这十分让人觉得不同。

Postman 的 3个创始人

Figma 的创始人 Dylan Field 2011 年在 Flipboard 实习期间,每天使用 Fireworks 让我感到很沮丧。为什么设计工具不能更像谷歌文档呢?所以他和伙伴决定使用 WebGL 在浏览器中构建一个云优先设计工具。他们申请到 Peter Theil 的 10 万美元资助从大学休学创业做 Figma。

Figma 的创始人 Dylan Field

Linear 的创始人 Karri Saarinen 作为 Airbnb 首席设计师在日常的软件开发项目中感受到管理工具的老旧低效率等问题,自己写了 Chrome 的扩展优化了 Jira ,特别是从视觉和设计角度优化了很多 Jira 的噪音,结果整个公司有100 多人都在使用。大多数公司已经不再依靠纯粹的敏捷或 SCRUM 实践来运行,他们已经发展了自己的流程,但是工具却没有。 如果这些工具对设计师、工程师甚至管理层都不起作用,那么它们为谁工作呢?

现代科技互联网公司,最通用的岗位大概就是产品、研发和设计了,而管理好这些人的任务是任何产品公司最关键的活动之一。那么以下几个问题的解法就是正确且重要的问题,值得花很多时间思考。

  • Scope 怎么界定?
  • Roadmap 怎么构建?
  • 优先级怎么区分?
  • 度量衡怎么设计?
    • 是否程序员在 GitLab/GitHub提交代码的时刻是完成工作的时刻?
    • 是否设计师在 Figma 提交版本分享URL的时候是完成设计的时刻?
Linear 的创始人 Karri Saarinen

以上三个故事有偶然性,但是却有一些必然性。

框架 强观点,但弱持有

by shaonan

刚开始做产品的时候,组长让我对一个功能带来的影响进行预估,哪怕是瞎拍的也行。我当时不是很明白其中的道理,他解释说:许多直觉不一定错,而许多问题随着你的假设 – 验证的循环越来越多,你的直觉的准确性就会得到提升。

其实 PM 经常会处于信息不完备的情况下进行决策,这时候「拍脑袋」就非常重要。因为做出决策意味着才能分配资源,而分配了资源事情才能发生。但我们也都知道「拍脑袋」肯定是有问题的, 所以这时候就需要用到这个「强观点,弱持有」的框架。

这个框架源自于技术预测家和斯坦福大学教授 Paul Saffo 在 2008 年的一篇文章:

我发现,进行有效预测的最快方法通常是做一系列糟糕的预测。我不会在对数据进行详尽搜索之前避免判断,而是强迫自己根据可用的信息进行初步预测,然后系统地将其分解,使用获得的见解来指导我搜索进一步的指标和信息。迭代该过程几次,令人惊讶的是,人们可以如此快速地获得有用的预测。

Mail Weekly

Vol.20220313:新兴市场靠技术,成熟市场靠文化

2022-3-14 9:45:21

Mail Weekly

Vol.20220327:解题人的特质是什么

2022-3-28 9:24:12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