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20220703:不要做应用,去做平台。但我们的雄心还在么?

卷首语:

  1. shaonan:重读《黑客与画家》,经典的思想果然能穿透时间。还记得当年看那篇《市井雄心》时在上海刚好开始第一次创业之旅的时候,那个时代和城市充满了雄心壮志。而这周和老朋友在西湖漫步,聊起来当下已经有许久没有让人兴奋的产品,但仔细讨论下来认为这只是情绪的蔓延,如本期介绍的 ARC 浏览器,之前介绍的 Midjounery 等,依旧是让人眼前一亮 —— 环境不好固然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我们的雄心被逐渐磨灭了,甚至还会被嘲笑。攀登山峰并不是山顶有什么奖励,而是山就在那里。
  2. shaonan:《数学之美》中提到,中国数学教育中有许多取巧的方法来解决特定的问题,但是在基本工上花力气很少,以及缺少使用「数学工具」的意识。在书中看到了颇为有趣的东西,几何学是从五条公理和五条几何学定理推演出来,每一步结论只能通过逻辑推演来证明。短期看笨拙没有技巧,但长期看每一块基石都很牢固,可在其上构建更复杂的推论。从这个视角看,个人系统本身也是由基础的代码构建,需要有基础原则,然后在其上推演出剩余的部分,走捷径套用别人的结论,往往只能解决特定的问题,而没有提高自己普适性的能力。
  3. fonter:最近《纽约时报》的推荐 A New Way to Choose Your Next Book ,很合我的思路。大多数书都是在网上销售的,在网上是无法复制在实体店里浏览的体验的。图书发现应用程序旨在改变这种状况。《纽约时报》推荐了一款叫 Tertulia 的 app,创始人是 Artsy 的联合创始人 Sebastian Cwilich,他说 Netflix 提供电影推荐服务,Spotify 提供音乐推荐服务,但对于书籍来说,确实没有类似的发现经历。Tertulia 将人工智能和人类管理结合在一起,从社交媒体帖子、书评、播客和新闻文章中收集来自整个网络的图书讨论和推荐,从而生成适合个人品味和兴趣的阅读推荐。不由的想起 Vol.20210425 中我还有个活动叫《读书算命》
https://www.tertulia.com

——

根据大家的反馈,调整了栏目结构以照顾阅读节奏,Give Me Five 和 Web3Q 都放在了最后,欢迎反馈感受。

本期概要:

  • 羔羊 Brian Chesky:从源头那里寻找洞见
  • 自我 根据价值观来设定日程,减少建立待办清单
  • 产品The browser company:Arc 浏览器
  • 心灵 我们是吃光的人:Arc 浏览器中的色彩
  • Give Me Five Web3Q 松节油

羔羊 Brian Cheksy:从源头那里寻找洞见

by Tim Jiang

Brian Chesky是Airbnb的三位创始人之一,也是当前Airbnb的CEO,毕业于美国罗德岛设计学院工业设计专业,另两位Airbnb的创始人分别是Brian Chesky的同班同学Joe Gebbia 和毕业于哈佛大学的室友Nathan Blecharczyk。

在Airbnb创业早期,3位创始人不仅同吃同住,创业至今也仍都在Airbnb担任要职,连3人在公司的持股也都基本维持在10%,这对于其它的互联网大小公司来说是不可思议的。

另一件有意思的是Airbnb早期拉新正处于奥巴马上台前的总统选举,Brian和Joe设计了一款总统麦片盒子,并因此获得了不错的曝光与口碑,甚至让Paul Graham下决心投资了Airbnb。


自我 根据价值观来设定日程,减少建立待办清单

by shaonan

@fonter Yuan 在 Vol.20220515 ( 写《基业长青》的 Jim Collins 的访谈:约束之下,可以无限自由)中分享了吉姆 · 柯林斯的时间管理方法,即记录每天发生的事情,以及其中创造性的时间占比。在尝试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之后,结果令人沮丧 —— 不是这套方法让人沮丧,而是结果本身

  • 由于琐碎的事情较多,任务总是完不成。
  • 承诺的任务总完不成,会让合作者对承诺有效性打折扣。
  • 试图用待办清单加提高效率完成任务,结果把时间塞得更满直到精疲力竭掉链子。

这是一个负向循环,恰好本周在看连续创业者和学者 NIR 的文章中提到了类似的情境,特别有感触。


产品 The browser company:Arc 浏览器

by LUXU

fonter:对新一代浏览器的设计一直是我关注的方向之一,本刊之前几期也介绍了不同人对这一个问题的不同的思考。如2020 年的时候推荐过一个来自于 Tyler Angert 想法《Next Browser》,上期(Vol. 20220626)我也介绍了 Tyler Angert 对这一问题的最新思考。

我们拥有世界上最复杂的搜索算法,但仍然没有清晰的模拟“互联网的 GPS”或“互联网的指南针”到底是什么样子。谷歌搜索相当于神谕/精灵。是的,我的愿望是你的命令,但是如果我不知道我到底需要什么或者去哪里呢?需要更多的导航推荐算法。

这里可以做的事情太多了,我以前在信息森林里已经讲过了,但是我认为自从我写了这个以后,我的思维已经发生了变化。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公司的工作。就像操作系统一样,我们应该有一大堆微小的、集中的工具,它们可以协同工作,让网络看起来更像一个你可以随便逛逛的城市,而不是“一堆网站”。

这份思考同样适用于做出 Arc 的 The browser company。

注:这里推荐一下即刻的 PM 大核桃的 newsletter,是一个热情研究此问题的同学,开源我的灵感:无限画布浏览器。

shaonan :本文是来自老朋友 LUXU 的投稿,他也是沉思录/flomo logo 的设计者。文末是他亲自录制的 9 分钟的视频,来讲述 ARC 这个浏览器的特别之处 —— 可以说没有什么和日常我们在用的浏览器有什么相似的地方,几乎处处不同。

文章和视频中有许多细节展示,但文中打动我的却是另一个东西,也是我和 LUXU 在讨论的核心点:为什么我们身边,尤其是在中国,有这种雄心壮志的产品,如此稀少呢?我不禁对文章中这段话感慨万千:平台拥有撬动一切的力量,如果真的关注未来的互联网,或是我们我们使用电脑的方式,或是要打破和提升技术,那就不要做应用,要去做平台,像是iOS Windows Android 和 MacOS。

需要承认,我们和硅谷依旧还有很大的差距。但我们不能,也不应该丧失这种志向和勇气 —— 去™的古典产品经理的黄昏,倘若真是漫漫黑夜,那我们就去成为炬火。

以下为 LUXU 的正文:


心灵 我们是吃光的人:Arc 浏览器中的色彩

by fonter

本期的感悟和视角来自 The browser company 这家公司的创作者 Josh Miller 有个叫 Internet Blue 分享的,感谢他给我新的视角。

当我在体验  The browser company 的 Arc 浏览器中,映入我脑海的细节是他们那个对颜色的渐变的交互设计,我从没见过,我想知道背后的数学原理,我想用在我做的产品里面。这是我的疑问,当我看到 Josh Miller 的这篇文章之后我恍然大悟这份特别。


🌼 来自 493921289@qq.com 的WorthyFive

📮来自 XDash 的 Web3Q 每周精选

👨🏻‍🎨 松节油

Mail Weekly

Vol.20220626:寻找指南针,构建护城河

2022-6-27 11:13:47

Mail Weekly

Vol.20220710:如果软件要有灵魂,它必须感觉更像它周围的世界

2022-7-11 9:55:57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