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期:我们看似一直在解决新问题,实则总在类似场景解决类似的问题

卷首语

  • 产品沉思录即将在元旦前,迎来第二次大迁移。届时主站将会从 WordPress 挪至自有服务「小报童」,除了保持邮件和官网的更新形式,还能通过微信提醒和查看,以及互动留言,更加便捷。同时大家关于订阅到期日、更换订阅方式等问题也有更简单的解决方案。更详细的计划将会在确定完成后,会通过邮件发送给大家,所以请确保邮件畅通。如有问题请联系少楠微信「ProductThining2017」。迁移启动时将会停刊 1-2 周(我们会尽量缩短这个时间),请放心延误的时间会有对应的补偿机制。
  • 迁移背后,也有几个原因也不妨和大家直言,一方面是提高效率,目前每次更新都需要 Notion、Mailchimp、WP 三个平台同步,而账号系统更加复杂,从金数据表单到开通上述权限,以及查看过期日等问题,虽然可能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小问题,但是数量累积起来,都是巨大的服务成本,平均每天会耗费 60-90 分钟,终年无休。
  • 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借此机会休整下状态。几年来除了国庆和过年,从无间断。但随着我和 fonter 所在公司的业务变复杂,以及我们自身对于沉思录内容的要求也在变高,两者结合造成几乎没有休息时间,精神压力也因此巨大 —— 比如这期关于需求的内容看似不长,但是其背后阅读和思考的时间远不止 10 小时,比往期中直接翻译原文耗费精力要高出一个量级。
  • 回望最初做「产品沉思录」的目的,希望能整理一些穿越时间周期的内容,持续为大家提供价值。而持续的精神压力,又很容易造成为了履约而履约,一时踟蹰。但在拳击课上,教练给了一个启发 —— 在质量和数量之间,永远先取前者,因为后者是徒然的动作,甚至不如去休息。所以才打算这个月能尽量让自己在各个方面(不仅是沉思录)暂停下,把基础架构升级下,也能更多地重新思考下「产品沉思录」在生命中的位置,以及未来的方向。
  • 前几天看到《读库》18 周岁,一方面是祝福和敬佩,另一方面也在想,希望能和大家一起看到「产品沉思录」的成年礼。

    —— @Plidezus & fonter

………

🌼 来自 jiansongy@gmail.com 的 Worthy Five

❶.近期有什么值得再试的菜谱?

我太太搞了一台酸奶机,还网购了一大包坚果仁(类似每日坚果那种)。下午茶时间,她端出来自制的酸奶,撒上坚果仁,很好吃啊。吃甜食就是让人有幸福感。

❷.近期你的城市中有什么值得再去的地方?

北京周边有很多长城遗址。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上大学时期去过的司马台长城,险峻到让我倒吸凉气,不过据说现在已经维修得很好了。几年前,我和中关村创盟的企业家朋友们,一起去过在怀柔的箭扣长城。那天爬了整整一天的残长城,回家之后想想很后怕,一不小心就会摔下来粉身碎骨那种。不过最近春天又回来北京了,心里有点想念那些危险的长城遗址了。

❸.近期有什么值得独自或者和友人做的活动?

我和朋友们一起吃饭的时候,经常会玩一个游戏,推荐给大家:True or Lie。每个人轮流说,两个自己经历过的事,一个是真的、一个是假的;当然不能说出来哪个是真、哪个是假,让大家来猜测和分析。很好玩,并且也加强了朋友们之间的相互了解。

❹. 有什么问题很值得问一问?

我上周刚刚去杭州出差,见了一个大学老师,当年是我创业时候带的小弟(比我小一轮),现在是已经是某高校中的系主任了。还见了一个天使投资人老朋友,他从做种子轮投资,走到了做天使轮投资,因为政府对大学生创业太友好,搞的他的offer没有什么竞争力。顺便说下,很喜欢杭州,尤其喜欢吃的(豆腐节烧咸肉太好吃了);杭州为了2022年9月的亚运会,一夜之间长大为国际化大都市了。

❺.推荐一本近期你读过或者想读的很棒的书吧

《The Cryptopians: Idealism, Greed, Lies, and the Making of the First Big Cryptocurrency Craze》 我在读著名播客主 Laura Shin 写的区块链历史书《The Cryptopians: Idealism, Greed, Lies, and the Making of the First Big Cryptocurrency Craze》,比起我带着学生们翻译的《The Infinite Machine: How an Army of Crypto-hackers Is Building the Next Internet with Ethereum》,让我不是很喜欢Laura 有点刻意营造的人性阴暗论。可能是因为,我更喜欢后一本书的作者卡米拉的科技乐观主义精神吧。

…… 请你也分享你的 Five ,Worthy Five, Give Me Five 更多朋友 Five 的分享,同时也欢迎来我们 随便玩玩日报社 看看。

………

产品 :再谈如何识别需求价值链及市场细分

by shaonan

尘嚣喧闹时,容易产生妄念。想起近 20 前的一部动画《最终流放》,其世界分为三个阵营,其中一个阵营是调停者,只提供飞船的引擎。而其他两国天天开战,但战舰都要依赖于调停者的飞行引擎。看似两国战舰威猛咄咄逼人,但实际上却无本质差异。

和许多朋友在讨论 AIGC 相关的产品时,也有类似的感觉。如果不能介入到技术的底层研发,那么另一种竞争优势就是对于需求的洞察,更确切地说,是挖掘组成需求背后的一连串事件是什么。

再退回到当下,随着自己的业务发展,用户群的扩展,是否已经对需求理解有所偏差?带着这个问题,重新思考何谓「理解用户需求」。


协同 :“我的想法” → “我们的想法”

by fonter

来自 Figma 产品设计师 nikolas klein 的一次分享演讲。自2018年以来 nikolas klein 一直担任 Figma 产品设计师。他说: “看到 Figma 的渗透真的很疯狂,似乎我们正在把很多这样的产品设计团队聚集在一起。当我第一次进入设计领域时,在演示会上一起工作通常意味着有人在屏幕前演示,指着一些东西并回顾它们。这是一个协同的良好开端,但总是缺少一些东西,因为没有多少人能真正指向同一个文件,这就是 Figma 能显著改变的地方。”

nikolas klein 给了我们一个角度理解团队协同这个概念。


思维 :检查清单

by lightory

检查清单,英文是 checklist。名字已自解释,检查清单,就是一个在特定场景、特定任务下,用于检查的清单,用于 check 的 list。

工具虽简单,效用可不小(也不少)。从四个方面来阐述:

  • 化繁为简
  • 弱上下文
  • 无能之错
  • 可复用的决策


硅谷 :Google 与 Amazon 的一些比对

by fonter

来自 Stevey’s Google Platforms Rant

亚马逊的招聘流程存在着根本性的缺陷,因为团队为自己招聘,所以他们的招聘标准在团队之间极其不一致,尽管他们已经做了各种努力来平衡它。他们让工程师做几乎所有的事情,几乎没有时间进行编码。

这是我在 Amazon 呆了 6 年的感受,不过现在我在谷歌也工作了那么长时间。Amazon 做的每件事都是错的,谷歌做的每件事都是对的,你可以用一百种甚至两百种不同的方式来比较这两家公司,谷歌在所有方面都比它们强,只有三件例外。我想简单讲讲他们的区别,这个对比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Mail Weekly

251期:做的足够好未必能赢,因为用户未必能感知

2022-11-7 13:38:24

Mail Weekly

253期:谈谈迁移事项,谈谈近况

2022-11-21 10:31:01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