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20200712:在给定约束条件下求解,还是改变约束条件本身

上周听梁文道和老六对谈,其中提到了老六对于「让书像书」的观点。作为一个大学时代就开始看读库的老用户,听到这个观点还是愣了一下。老六慢慢的讲到:其实今日并非是纸质书的末日,就像电视出来之后,电影也没有衰亡,而是而是新的媒介出现,把旧媒介中不适合的东西剔除出去了而已。比如电视出现以后,电影就不会再去播报新闻了。电影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东西。书也同样,就个人感受而言,读书的不期而遇,画册的精美和收藏,都是别的媒介不可替代的。

在所有人都唱衰纸媒的今日,我却因为老六发行的画集(《辐射》《塞尔达》等系列)而不断剁手。

我们很容易顺着问题来求解,却容易忽略是否有可能改变约束条件?当然这样思考确实很难,因为我们无时无刻都带着偏见(非贬义),如 人生哲学:为什么佛学是真的 中提到的,我们对于任何一个「对象」都会带有默认的情绪、观点,以及对应的解决方案。当你意识到一个「对象」,就像按下了播放按钮音乐流淌出来一样,完全的自动化,比如我们都知道拿到题目之后去解决,但是有多少人会思考改变题目本身呢?这时候对于自己的「觉察」就很重要,因为这是能让我们停下来思考偏见如何形成的基本前提。

  • 为什么增加续航就必须是加大电池呢?iPhone 的解决方案就是把高耗电的芯片分成两个(A 系列和 M 系列)
  • 为什么同时点燃 32 个火箭引擎就必须用计算机呢?柴火棍哪里不好了?(太佩服战斗民族了)

类似的故事还有很多,只是日常我们的习惯是在明确问题下求解,但生活和工作,从来都是可以改变约束条件本身的。毕竟,人生各不相同(一部很燃的广告片)

思维碎片:

  • 自己热爱且有价值的巨大问题 + 解决的问题的能力 = 巨大的使命。 via @Light
  • 如果一个人的努力是靠焦虑驱动的,那么当他付出一些努力,焦虑就很容易缓解,他也就失去了继续努力的动力。而如果一个人的努力是靠热爱/正向的情绪驱动的,那么他就不会因为情绪的波动而松懈持续的付出。
  • 面对复杂问题时,目标大概更多的是提供继续努力的意义,而不是提供解决路径。 via Ben Van Roy
  • 每个人的叙事都是如此的完美和自洽,唯一的区别是,有些人知道自己在扮演一个角色,而有些人不知道自己在叙事。 via 少楠
  • 荣誉不属于批评家,那些指出强者如何跌倒或者实干家哪里可以做得更好的人。荣誉属于真正在竞技场上拼搏的人,属于脸庞沾满灰尘、汗水和鲜血的人。via 罗斯福《竞技场上的人》

近期更新:

什么是西蒙学习法 | What We Know About Learning

先说结论:并没有所谓的「西蒙学习法」,只有这篇论文《What We Know About Learning》

上周整理沉思录看到西蒙学习法的比较粗糙,溯源去整理。但发现是在英文世界中,却找不到任何所谓的「西蒙学习法。

根据在芝加哥读博的即友 Zipfs 反馈:一万小时是研究象棋选手的结论,感觉是de Groot的研究,Simon 只是引用。坊间报道是HBR 1989. The Experts in Your Midst. p.121最后一段。

Simon 在原文中确实提到了知识块(Chuck)的概念,以及如何通过这些知识块形成专家网络:

每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差不多都能识别5万到10万个不同词汇,并回想起它们的含义。”这些词汇会形成辨识网络。“在任何专门知识领域里,正是由于有了一张十分精致的辨识网络,人们才能够从千万种不同事物、不同情境当中,判别出其中任一事物或情境,这种网络是专家的基本工具之一,是其直觉的主要源泉。”

以及论文中着重强调的是

  • 心理学研究如何发现了“手段 – 目的”模型
  • 如何从建筑学中学到“设计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手段”。(这一段很有趣,建议仔细阅读)
  • 如何通过知识块的积累形成专家网络,并且“索引”的过程及价值是什么
  • 真正要增强学习能力,最核心的还是要根据学生的能力,设计好在他们能力范围内的,拆分为一步一步的问题,让他们在解决一系列前后相关的问题时,掌握想让他们掌握的知识(核心观点)
  • 学习只发生在学生身上,而作为教师只能引导学生做点什么而已。

但并没有下面这种鸡汤内容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UX 是巨大的泡沫?那么何时走向终结?

曾经有一个网站叫 UCDChina 提出了响亮的「以用户体验为中心」的概念,之后许多年「用户体验」成为了许多产品设计师、交互设计师的的圣经,坊间不断流传小马哥如何指导小龙改进 QQ 邮箱的故事。时至今日,依旧有一些体验派的人,会用这个理由来当做论据 —— 而你是不可能证伪的,因为他们认为自己就是用户,代表的是用户的声音。

要明白一件事情,用户体验充其量只是商业竞争中的某种优势之一,并且在今日的互联网产品中,地位越来越轻。究其原因,一来是底层技术框架和设计规范越来越完善,二来是从业者的意识越来越强,许多新鲜的理念就像是「公共商品」,很快就会被复制走。

我大概在 2015 年意识到 UX 已经无法满足产品设计的需求了,尔后开始进入到服务设计的领域来研究。2017 年起将服务设计的想法导入到现在的产品团队(但不算很成功),在 2020 年的时候才意识到,所谓这些体验都不重要,你在设计的是交易平台,而双边市场中人们的动机、激励机制和匹配效率,远比所谓的「体验」重要。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建立Managed Marketplaces,需要考虑的8件事

Managed Marketplaces,其实就是指有供给方需要有牌照的服务市场,因为技能要求更多,需要通过知识(及对知识的认证,如执照)来建立信任。之所以今天管制交易平台成为热门,是和历史的进程密不可分的,下图便是一个简单的演化过程。

https://s3-us-west-2.amazonaws.com/secure.notion-static.com/02cf879e-7092-4e1d-ba4b-7b409fd285e4/Untitled.png

交易平台一直是围绕着供需双方做文章,随着低准入门槛的竞争日趋白热化(如外卖、司机、商品交易)等,战火慢慢的就蔓延到了专业领域,这些领域的特征是供给数量有限(且短期难以增加),供给门槛高,服务交付过程复杂且具有专业壁垒(律师、教师、医生等)。

[/content_hide]

除了供给方的稀缺和交付内容标准化程度低,平台还在不断地介入交易的过程,比如不仅要整合支付,监管资金。还要能识别高质量供给,标准化服务价格,监管履约质量,以及提高匹配效率来提供价值。

在建立 Managed Marketplaces 还需要注意以下八个方面:

  1. 无证供应的下行风险:没牌照行不行?比如英语口语似乎可以。但比疗可以么?心理咨询和肿瘤是一个级别么?平台能识别风险么?用户能接受风险么?
  2. 许可要求的负担:供给如何,能自己培养么?周期如何,短期内能出来么?授权如何,挂牌模式行得通么?
  3. 现有行业满意度:NPS的分值是多少?现有行业是极大地不满,还是勉强能接受?
  4. 降低价格的机会:是否能借助机器手段,拆分部分流程,标准化其中的环节。比如商标申请之于离婚官司。
  5. 市场规模:如今这个市场规模有多大?
  6. 潜在需求:如果放宽限制,会怎么样?比如当年允许体检从医院中拆出来才有了爱康国宾和今日的体检习惯。
  7. 释放供应的未充分利用资产:私有屋子?私有停车位?私家车的空座位?
  8. 围绕监管改革的利好因素:好好研究政策的变化。比如海南自贸区建立后,对互联网医疗政策放宽,银川的优势就不见了。

文章最后给的是国外的趋势,切忌直接照搬到国内。因为这些行的准入门槛在国家和国家之前差异巨大,并非之前的交易平台那么简单。

PS:本周在上海处理各种事情,耽搁了两天,所以本文就没有来及翻译,但内容不复杂,用翻译软件即可。另推荐一款能搞定中英对照翻译的 Chrome 插件「彩云小译

批注版 | 原文(英文)

[/content_hide]

张维迎:什么不是企业家精神

小时候看「星际旅行」,里面的飞船(Enterprise)一会翻译成「企业号」,一会翻译成「进取号」。长大之后才明白,原来企业家的英文原意中,包含了「进取」的精神。

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是因为进取精神,无论你是不是企业家,都值得拥有的。而所谓企业家精神和自己是不是企业家关系不大 —— **你很少因为成为了企业家才有了企业家精神,而是你本身具备了这种精神才成为了企业家。**而通过这篇文章你可以审视自己,是否具备相关的精神:

  • 你喜欢有标准答案或唯一解的问题,还是喜欢去思考命题本身是否合理?
  • 你总是希望做100%科学决策, 还是会基于直觉、想象力和判断笃定一件事情?
  • 你喜欢执行命令,还是喜欢打破常规?
  • 你是信赖权威,还是总喜欢挑战权威?
  • 你是享受金钱回报,还是享受创造的过程?

这并非说哪种态度有错,而是让你更好的了解自己的追求 —— 毕竟大多数时候我们受到的环境和教育的的影响都是让我们成为一个好孩子、好员工,而没有人告诉我们是否该成为一个海盗 —— 哪怕你天生适合当海盗。

这篇文章比较长,讲述了 intel 错失 Apple 芯片、杜厦东山再起邀请苏联马戏团来中国、塞勒斯·韦斯特·菲尔德铺设第一条大西洋光缆的故事,在这个过程中,可以通过思考上述的问题,来问问自己究竟倾向于哪一边。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温故知新:认识“烦恼”

2019 comment:

晓良算是我的半个Mentor(他不愿意承认),每年新年后都会在上海见面聊聊。作为曾经百姓的CTO,他的博客里面很多有趣的内容。这篇是关于「烦恼」的,因为我最近也被这个事情所困扰。我想每个面临产品停滞、目标未达成的时候,都会或多或少的有了「烦恼」,而这些情绪不被消解,积累越来越多的时候,整个人就会Crash。

人本身是由情绪驱动的,所谓无欲则刚,大多数人都做不到。理解这个情绪,对于和自己的和解,对于深入用户的洞察,都是颇有裨益的。其实人本身的情绪抵触来自于,过去美好的东西我们希望不断重复甚至要变得更好,而过去痛苦的东西我们希望去规避,最好永远不再发生。

在《正念禅修》这本书里面也提到了「停止自动驾驶」这个概念,倒不是说我们不能没有烦恼,而是在烦恼来临的时候,应该如何消解掉。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Mail Weekly

Vol.20200705:人们都愿意跃入溪流,而建造花园的人将赢得未来

2020-7-6 11:41:20

Mail Weekly

Vol.20200719:知识工作者该如何刻意训练,才能逃脱知识的诅咒?

2020-7-21 22:15:3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