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20200719:知识工作者该如何刻意训练,才能逃脱知识的诅咒?

在杭州出梅的前一天傍晚,我在钱塘江畔一路骑行狂奔,但空气似乎凝固般,把对面林立的高楼渲染成蓝色,复兴大桥上的车流被隐藏,世界仿佛一切陷入了巨大的沉默,而我决定在这片迷雾中和解。

和解于,对曾经鄙视的事情,变得理解。理解于他们的努力付出,他们的努力,他们的聪敏,他们的无奈。不再把他们视为巨大的对手,或者邪恶的敌人,开始能欣赏他们,理解他们 —— 但却更坚定了,不要成为他们。一如在《一生的旅程》中罗伯特 · 艾格做出的一个又一个重大的决策,虽然许多人盛赞这本书的领导力,但是我却对书中对于乔老爷的执念及拉赛特创造皮克斯的使命而动容,对卢卡斯卖掉星球大战系列的无奈而揪心。

我终于承认,也许终其一生也无法达到某个高度,成为某种人,哪怕这是大多数人都认为的「成功」的人。突然间我懂了海子诗中的「只愿」: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丛林里有两条路,我选择人迹罕至的那一条,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

思维碎片:

  • 只要没有观点,就立于不败之地了,但也因此失去了成长的可能。 via 王慧文
  • 时间会还原一切真相,却不会给任何补偿 via 浩翔
  • 反馈提供了意外,而没有意外就不能学习。学习,是一个 猜想 → 反馈 → 改进 的过程。 via 《学会学习》
  • 一个人丧失了好奇心的三个原因:1. 喂料速度不对,太快太慢都不行;2. 差距不对,和已经知道/想知道的差距有关;3. 没在在熟悉和意外之间找到一个点(大概是 15.87%) via 《学会学习》
  • 我们所痛恨的,就是如此可怕的准确性。但因为我们不知道死亡何时到达,所以会把生命当成一座永不干枯的井。然而,所有事物都只出现一定的次数,并且很少,真的。你会想起多少次童年中,某个特定的下午,某个深深成为你生命一部分的下午。如果没有它,你甚至无法想象自己的人生。 via 坂本龙一

近期更新:

什么是常青笔记 | What’s the EvergreenNote

用全栈工程师定义 Andy Matuschak 似乎已经不够,他曾经在 Apple 参与 iOS 系统的建造,尔后在可汗学院领导研发工作。他经常游走于学术界和硅谷之间。之前我们曾经介绍的 我们如何开发革命性思维工具? 便是他基于实验的思考与总结。

这个「EvergreenNote」是 Andy 的工作笔记 —— 以一种很独特的方式呈现出来的,如果你对之前提到的「数字花园」没有概念,那么打开 Andy 的这个笔记的集合,相信你会有一种更强烈的感知 —— 什么是在知识之间游走。(目前 RoamResearch 也有套用 Andy 这套界面设计的插件了)

Andy 对于「什么是笔记」独特的思考和呈现一度让我很难想到如何来呈现他的内容,所以这里我更多的是摘录了部分对我有启发的内容,比如「知识工作者的训练基本单位是什么、如何刻意练习」,之前从未从这个角度思考过问题。而 Andy 的答案远比多读几本书,参与什么培训班,拿到什么证照更科学一些。

强烈推荐去官网浏览(开一个翻译插件基本上都能看懂,没太多高深的词汇)

关于 Evergreen Note

  • 本质上是一种原子化的笔记,一次一件事。这样能有效的 Get 到事情的全部,也方便和其他内容建立,也容易方便在不同的话题中建立联系。太宽泛很难聚焦,太零碎会让链接模糊(可以参考 原子笔记法:Zettelkasten
  • 应该是以概念为导向(而不是作者、书、事件、项目、主题)来。主要是为了让旧概念和新概念交融(就像 交易平台 | Marketplace 这种专题研究一样),如果割裂到一本本书上、视频上,将来查找就会困难,而且和其他笔记的链接也会减弱。
  • 这些笔记应该是密集相连的。越是刻意添加,越是能扩展思维(所以需要原子化 + 概念导向)。需要设计机制,间歇性的回溯和整理(多数产品都没有设计回顾机制),反向链接刻意用来隐式定义知识管理系统中的节点。(从这个角度来说,Evernote 这种工具是相当落后的,只满足了可以添加的功能。)
  • 关联本体而非设计层级。让结构自然地呈现,而非强加。过早规划会限制可能出现的内容,压缩了事物之间联系的关系;**将事物预先分类,会模糊他们的边缘。因为任何事情并不总是贴合的。**收集到足够多的东西,一个新的类别就出现了。但如果分类是刻板的,就不会 看到这种可能。最好让想法网络逐渐出现,而不是贴上标签。看到形状之后,再思考特征。

意义所在

  • 许多学生和学术作家在做笔记时的想法和早期的船主一样。他们处理他们的想法和发现的方式很直接: 如果他们读到一个有趣的句子,他们会在下面划线。如果他们有话要说,就写在空白处。如果他们有一个想法,他们会把它写在他们的笔记本上,如果一篇文章看起来足够重要,他们会付出努力并写下摘录。这样的工作会让你在许多不同的地方留下许多不同的笔记。那么,写作就意味着严重依赖你的大脑来记住这些笔记是在何时何地写下来的。
  • 更好地对待知识工作:运动员和音乐家比知识工作者更严格的追求基本技能的精湛技艺。但是知识工作者对磨炼基本功并不认真,阅读随意,笔记随便,无法随着时间推移来积累,而且往往是临时性的实践。知识工作很少涉及刻意实践。典型的工作环境很少有刻意训练的环境,就像是玩游戏来锻炼身体一样。EvergreenNote 可以当做知识工作的基本单位,即每天记录了多少单位的笔记。
  • 管理科学关注的是企业和管理者层面的知识工作,而不是个人层面的知识工作。当经济产出转移到知识型工作时,这个领域的焦点仍然是经理和公司,因为个人工作者从来不是那么重要。这可能是为什么知识工作的核心实践经常是临时的,我们不知道如何衡量知识工作者的生产力。
  • 知识工作的核心实践往往是临时性的。知识型员工的日常工作包括复杂的、未完成的任务,比如理解一个新行业的基础知识,或者写一份关于战略考虑的备忘录。即使这些职责是他们工作的核心,知识工作者完成这些任务的方法也往往是临时性的ーー是基于过去的经验、直觉、格言和一时兴起而在现场创造出来的。这些实践是可执行策略的对立面。由于这些过程没有被系统地考虑,知识工作者通常不会对这些任务的输出进行结构化,以便随着时间的推移积累成更有价值的东西(而知识工作应该积累起来)。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平台定价权分析

在我们平台(丁香医生)上发生的业务有两种定价方式:

  • 一种是医生自由定价,患者来挑选医生(如普通的在线咨询,电话预约等)
  • 一种是平台统一定价,由平台来指派医生(如语音急诊、开药问诊等)

当时这么设计的时候并没有找到什么理论框架,只是凭直觉(加上经验)而已,但是这样就会产生模糊的问题:比如语音急诊可以平台指派,那么非急诊的话这个模式可以么?边界在哪里?

在和朋友的讨论中(以下主要为他的分享,我以记录为主),逐渐注意到了许多交易的产生(或者失败)的理论都和科斯的「交易成本」理论相关。

价格产生方式的选择取决于不同方式下交易成本的对比,而交易成本受产品的异质性和即时性、供需的稠密度和信息不对称等因素影响。一个平台应该选择交易成本最小的交易方式、组织或制度。

根据交易的三个阶段,可将交易成本划分为匹配成本、谈判和缔约成本、执行成本。单独展开这三种成本来看:

匹配成本

  • 异质性:种类越多,匹配难度越大,成本越高
  • 即时性:即时性越高,匹配难度越大,成本越高
  • 稠密度:越稀疏,匹配难度越大,成本越高

定价模式下,合理定价可以降低匹配难度。平台承担匹配可以有效减少总交易成本

谈判缔约

  • 定价成本:研发成本(思考定多少钱)、价格合理性(直接间接公关成本)、定价不合理丧失订单(机会成本)
  • 议价成本:谈判过程耗费的时间和机会成本,即为议价成本。信息不对称越大,机会行为造成议价成本越大

履约成本

  • 保护交易顺利实施的成本,且无论如何平台都要承担执行成本。

理解了交易成本后,再回到定价模式特点及应用来看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什么是知识的诅咒:为什么你知道的多,却表达得无力?

之前有同学反馈说沉思录的文字比较朴实,但略偏学术一些。朴实我是刻意为之,避免扯太多空洞的东西,而且尽量是基于个人的经验/思考来写,但是后者却始料未及 —— 因为始终觉得自己只是半路野生,没有受过科班的训练。但仔细想想,可能并非是「学术」,而是对于许多概念没有吃透。

这篇文章主要来自于史蒂芬 · 平克的《风格感觉:21 世纪写作指南》。对于日常需要码字的同学来说这本书和《华尔街日报是如何写故事的》一样推荐。先来看一段优美的文字:

我们都会死,因此都是幸运儿。绝大多数人永不会死,因为他们从未出生。那些本有可能取代我的位置但事实上从未见过天日的人,数量多过阿拉伯的沙粒。那些从未出生的魂灵中,定然有超越济慈的诗人、比牛顿更卓越的科学家。DNA组合所允许的人类之数,远远超过曾活过的所有人数。你和我,尽管如此平凡,但仍从这概率低得令人眩晕的命运利齿下逃脱,来到世间。

很难想象这是理查德 · 道金斯这位科学家的文笔。在我们的惯常认知中,科普读物往往都是晦涩的令人犯困的。但这其实是「大多数人的写作水平太烂,而并不是科普内容没意思」。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让我动动脑子 | Make me think!

许多时候设计师显得被动,主要是因为多数时候产品的样子都是由工程师来塑造的,设计师只是用来锦上添花的。但随着基础设施的发展,设计师的作用越来越大 —— 用设计来驯服复杂 —— 以至于设计互联网产品有一本基础的书籍叫做《Don’t Make me think》,由 Pony Ma 亲自背书推荐。

脱离剂量谈毒性就是耍流氓,脱离环境谈概念也是如此。任何事情一旦绝对化,就会很危险,比如「以用户为中心」。

这里面有两层含义

  • 作为设计师,我们这么设计其实本质上是让用户彻底的沉迷在我们为他们设计的斯金纳箱中,不可自拔。
  • 作为独立个体,我们也在被其他人设计的斯金纳箱困住,继而放弃了和其他人/事的联系和沟通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温故知新:信息架构指南

2016 comment:

今天推荐的这一系列「入门完全指南」是由云梦大泽同学翻译的,非常仔细。强烈推荐对这些概念没有深入了解的同学仔细研究。信息架构通常是由设计师,开发人员以及内容策划师共同承担的工作,但不论是谁承担这个工作,信息架构都自成体系,值得探索研究。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将会讨论什么是真正的信息架构,以及,对于用户体验过程来说,它为什么是有价值的。在本文中,我们将会与你分享信息架构的历史,重要贡献者和一些经常用来制作信息架构的工具。即使你对于信息架构已经相当熟悉,你也很可能在本文中获得新发现。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Mail Weekly

Vol.20200712:在给定约束条件下求解,还是改变约束条件本身

2020-7-12 21:31:22

Mail Weekly

Vol.20200726:过去十年有什么事情,是超出你预期的?

2020-7-27 11:54:5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