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20200809:梳毛、八卦及语言的进化与如何面试自己

上周参加了一个少数派的圆桌《网状结构笔记工具是一阵风吗?》,其中发现只有我一个人是不用网状结构笔记工具的(emmmm,Notion 是真爱了)

究其原因,其实是我觉得不管使用什么工具,持续的记录是基本功,没有量变遑论质变。与其花时间关注知识之间的链接,不如思考下如何让自己养成持续记录的习惯。比如产品沉思录的精选集,已经积累了四个年头。在这过程中也经历了好多个迭代:

  • 刚开始只是不停地随机摘录和收藏,但Read it Later ≈ Read it Never
  • 对收藏内容开始进行标注,划线,但基本上没什么整理
  • 对收藏内容开始进行大段的精简和删减,添加自己的案例、批注(勇敢一些!)
  • 从被动阅读,变为围绕某个主题起来进行有针对性的研究和挖掘
  • 围绕某个主题,把许多文章的内容拼接进去,寻找某种架构
  • 基于主题的架构不断的完善,当遇到现有架构不支持的内容时,升级架构。
  • 定期的拓展新的关注领域与主题

而如果你从事知识工作,那么一个属于你的知识库是非常必要的,因为如果都记在公司的 wiki 上,那么离职之后你将损失一大笔财富,而你自己的 wiki 会随着你终身成长的,这相当于你自己有了一个不断进化的知识库,这在未来十年是你独特竞争力的来源。

基于「如何持续记录的更多」这个命题,我和 @Light 用业余时间开发了一个笔记工具「flomo」,其目的就是专注于碎片化的收集想法, 量化每天的知识工作。

到目前为止我已经记了 600 + 的卡片了,这种无压力的记录和不断积累的正反馈,比 Notion 更强烈 —— Notion 更像是一个精心修剪过的花园,而 flomo 更像是我个人的仓库。目前每期沉思录花费的时间比之前反而更少了一些,因为不停的在 flomo 记录和融合,脑子中的印象更加强烈而深刻。

可以点此来看看我共享出来的部分内容 —— 有许多是量级不够在沉思录推荐,但很有意思的观点。

目前 flomo 还在内测阶段,我想邀请部分感兴趣的沉思录同学一起来参与到这个产品的建设中来,有兴趣的请回复此邮件注明「申请 flomo 内测」或直接微信我。

希望与你一起来培育这个产品,也让我们因此能积累更多的知识。建立个人知识库这件事没有早晚之说,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其次是现在 😃

近期更新:

荐书:梳毛、八卦及语言的进化

曾经在 Facebook 如日中天的时候,有个叫「Path」的产品凭借反对 Facebook 乱加好友的理念而爆红 —— 只允许你添加 150 个人为好友,而其背后理论就来自于这本书的作者:罗宾 · 邓巴

罗宾·邓巴教授生于1947年,进化心理学家,牛津大学教授,莫德林学院研究员。他的主要研究领域是「社会遗传学」。

为什么邓巴数是 150 呢?人类社交圈规模,取决于人脑新旧皮层的比例(4:1),由此推断出规模约 150 人 —— 但这已经是升级版的社交规模了,想要搞明白为什么人们喜欢八卦,得先看当年的灵长类动物为何喜欢梳毛。

灵长类动物群居,共同低抵御捕食者。社会性(sociality)是其存在的核心。社会性动物永远都在分散和凝聚之间徘徊 —— 风险让其聚集,而过度拥挤让其逃离,群体规模是维持这种平衡的产物。

而通过观察,灵长类动物在不捕猎的时候,大量的时间都在梳毛,这么做有两种价值:

  • 一种是得到愉快地体验,这种体验会让人产生内啡肽 —— 长跑上瘾也是类似的体验
  • 一种是建立互惠互利的信任关系,彼此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建立加入群体的门槛,避免被渣男/女搭便车

所以,梳毛是维系灵长类动物情感的重要纽带。梳毛频率与群体规模成正比,群体越大维系感情的时间就越多。这时候挨个梳毛效率就太低了,语言就登场来代替了梳毛,原因很简单:

  • 同时与几个人交谈,增加联系频率(但最多同时不超过 3 个,具体可以想想日常聚会的情形)
  • 更大范围交换信息,了解彼此,通过信息判断而非行为判断对方是否靠谱。

由于谈话最多同时 1 个人对 3 个人,所以能看到,梳毛群体由于只能 1 对 1 ,所以平均规模是 55 只,而现代人类群体规模是 150 人,符合上述比例。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我的十年社群产品经验谈:什么是社群、社群的特点是什么

上周集中更新了一批关于社区的文章 Vol.20200802:当我们说互联网社区时,我们究竟在说什么 ,里面着重提到了人们的动机,社交资产的产生,如何衡量社交产品及如何分发。

但有一个概念没有弄清楚,即社区、社交、媒体三者之间的区别是什么。之前曾经整理的 啃饼关于圈子的思考 中有一些提及,但是并不系统。恰好 @Haijun Huang 推荐了这篇内容,虽然时间较早,但是比较详细的描述了社群和社交之间的区别与特点等。

从本质上来说,我们生产信息,绝大多数时候是为了和别人交换信息,如果不交换信息,我们就会感到不安。“主题”是手段、“群聚”是结果、“存在感”是目的。

根据社会学的定义,社群是一种社会组织形式,是人们按照特定关系结合起来共同活动的集体,用来表示一个有相互关系的网络,是构成社会的基本单位之一。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人们在社交网络中到底在传递什么信号?这些信号又如何被传递?

这是两篇系列文章《Signaling as a Service》 和 《Proof of X》,前者主要是介绍信号传播在人类日常社交中的价值以及如何在社交网络传播;后者主要是介绍,如何设计一些工作量证明,来让人们在新的社交网络中获得社交资本(社交资本的概念请见 禅与社交网络维修艺术(完整版) )。作者为Julian Lehr,目前在 Stripe 工作。

Elephant in the Brain 》一书中提到:

  • 我们大多数的日常行为都可以追溯到某种形式的信号传递或寻求地位。
  • 我们的大脑故意向我们和他人隐瞒这个事实(自我欺骗)。

所以,我们认为和说自己做某件事情是有特定的原因的,但实际上,有一个隐藏的、自私的动机:为了炫耀和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显性消费便是类似的例子(如买奢侈品的包和手表,都是为了证明社会地位)。

信号传递由三个部分组成

  • 信号信息:比如穿一双椰子鞋,相当于你想表达的是「我很潮」「我买得起这个」
  • 信号传递:将这双鞋穿到人多的地方,甚至是那些拥有这个物品少的地方
  • 信号增强:买鲜艳最亮的,让人很远就能看到识别出来(LV 的大花纹也是某种增强)

但互联网虚拟产品相对来说就比较弱 —— 曾经有人卖过 I’m Rich 这个 999 刀的产品,但是很快就被下架了,因为无法传递给别人你在用什么软件。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脱不花的四个面试题

记得第一次去面试别人的时候,比面试者本身都紧张,吞吞吐吐不知道问什么问题。后来 HR 和 Mentor 告诉我日常要,多积累一些面试相关的题目,这样进去之前就知道,通过什么问题考核什么方面。从此收集一些面试题就成了习惯,而在这个过程中关注点也从对专业内容的考核,变成了对人本身的考核,也变成了对自己的向内思索:这些问题,自己会如何回答呢?

前几天和 @sofish 聊天,他也提出了一个很有趣的面试题:你觉得你现在工资配得上你的工作吗?

  • 大部分刚毕业,在自己喜欢的公司职位上的人都会觉得合适。但要小心,他们接下来很可能会陷入迷惘导致了实际无法跃升。
  • 通常 3 ~ 5 年的人都觉得投入太多,收入太少。这时候要区分是眼高手低,还是真的个人能力超过了团队的成长速度。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温故知新:什么是学习型创始人

这篇文章在沉思录精选里面躺了很久了,算是建立精选集的时候就收录的。因为其发布的时候,在我的朋友圈里面刷屏了 —— 虽然作者是投资人,但是也引发了许多创业者的共鸣,究其原因,是因为足够的「接地气」。

但因为在页面最下方,不晓得多少人点开看了。又或者觉得自己不去创业公司或者不打算创业,觉得和自己没关系。这次回顾的时候我发现,其实本身无关你是不是「创始人」,而是你本身是不是一个「学习型」的人 —— 况且,你永远是你这个人的 CEO,从这个角度来看,即使是我们在公司中作为基层、中层,其中讲的许多东西也值得反复琢磨,

文章很长,分为三个部分,衡量标准、个人特质、公司特质。我单独把其中关于衡量部分摘录出来,就像上面一篇关于面试的题目一样,你也可以用这些问题来反问自己一下,究竟做的怎么样?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Mail Weekly

Vol.20200802: 当我们说互联网社区时,我们究竟在说什么

2020-8-2 22:23:20

Mail Weekly

Vol.20200816:把自己作为方法

2020-8-16 18:25:3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