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20200920:运营的核心在于,如何提高从业者交付能力的进化


这周回了趟老家,疫情以来第一次回去,看了看父母和奶奶,所以更新的有点晚,请诸位见谅。

最近在读《善战者说 · 孙子兵法与取胜十二讲》,和华杉的版本比更加的朴素了一些。以前的自己总有毕其功于一役的冲动,喜欢百战百胜力挽狂澜的人 —— 比如像乔老爷一样上演一出王者归来,而现在更相信一场战役的大多数时间都是在等待,在做基本功,在避免犯错,多数时候是无趣甚至乏味的,甚至是对手先溃散不战而胜 —— 记得当年和一个老友的谈话,他准备在春节前后用上所有的资金进行一搏,我劝了他良久,因为当一个人想要决战的时候,往往已经输了 —— 事后来看,也确实如此。

因为一个决策很难在执行中得到修正,而条件不成熟的时候,只能等待。冒进则会让自己(乃至整个团队)陷入到泥潭中。许多时候对垒不是自己做的比对方多好,而是自己没有犯错给对手留下可趁之机,这种案例屡见不鲜,比如在百团大战时候的剩者美团,就没有因为所有人在烧钱而跟着行动,反而不停的修炼内功等待时机。

以前觉得一个业务的决胜周期是两三年,这在移动互联网高速增长的时候,2C 产品是很有可能的。当我刚进入产业互联网的时候也带着这个心态,却发现举步维艰 —— 单就政策这一项来说,就需要很多的耐心去等待和解读,而一旦走的太快反而会有灭顶之灾。所以本期第一篇 舒克@贝壳 在谈产业互联网的要点和团队能力时,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如果你打算跃入一个产业来继续发展,那么「持重待机」将是一个必要的策略。

另,即友 Papillon- 给我在即刻上贴了一本书的摘录,有一段很打动人,这也是自去年以来和内心中另一个我搏斗的真实写照:真正的谦卑包括两件事:第一是知道了自己的局现性;第二是懂的去寻找必要的帮助。「英雄」在自己的世界中死亡了,这便是男人(或者男孩)和自己真正谦卑之心相遇了,这或许正是他英雄意识的终结时刻。

近期更新:

  • 近期出差比较多,许多思考都放在 https://flomo.app/user/2 。其中关于Marketplace、知识管理都有更新,同时还有《善战者说》这本书的读书摘要。
  • pmthinking.com 官网可以方便的查看历史邮件。但需要重新开一个权限(需要你的邮箱),有需要的同学请回复此邮件给我。

在贝壳深耕 2 年产业互联网,他总结了 5 个新认知

和舒克同在 Yo!群里面,之前他刚到郑州去开拓市场的时候聊过一阵(作为东道主介绍下老家的人情风貌哈哈)。用他的话说「在郑州复制成功了,才算成功」。之前曾经分享过 贝壳相关 的内容,不过更偏宏观策略一些,而舒克这篇更加中观一些,对于从消费互联网转型来产业互联网的同学来说,很有参考价值。

在舒克的这个分享中,关于产业互联网的定义非常有趣:在供需两端,人作为关键生产要素的行业。如果说消费互联网的交付由机器完成,那么产业互联网的交付由人来完成。而所谓的产业互联网的运营(也就是我现在在做的事情),便是通过深度运营「人」来达成业务目标的运营方式。

而运营难度本身和平台的对于交付者的影响力正相关:越能影响交付者的能力,运营难度越小。这里补充下个人观点:当平台本身依赖于交付者的影响力来提升自身影响力的时候,平台往往会变成弱势一方。而平台能赋予交付者影响力的时候,控制力就会变强。

而这里变强的手段,则是通过消除供需双方的信息差来达到的 —— 毕竟交付者影响力强,带来的是信息充分(比如钟南山,自带超强知名度和可信度背书),而可能某些医生医术也不错,但是离开了当地的圈子,在网上并没有什么关于他的背景信息,所以平台应该要去挖掘和展示这些信息,弥补信息差,带来用户的信任。( 从信息差的角度来看:在交易中供需双方谁应该首先提供信息

另外一个我做了很久,但是没意识到,被舒克这篇文章点醒的部分是:运营的核心在于如何提高从业者交付能力的进化。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如何更好地思考(How to think better)

关于 PRODUCT THINKING · 产品沉思录精选 ,有几个朋友问过一个很好的问题:应该按照什么顺序阅读呢?我往往回答「最好先从思维方式部分看起」。

但思维方式部分该按照什么阅读呢?其实在这个层次上,我自己也有些没有整理出来,目前开篇的是 学习如何学习 ,而其他部分则更像是资料库一样,可以被搜索,但却没有给出循序渐进的线索。

NESSLABS 这篇文章看似浅显,但却能成为整个思维方式部分的框架:

  • 批判性思考:带来问题有效的解决方案,避免线性思维,让决策的选项更丰富。
  • 决策系统:建立决策框架来保证决策水平,学习框架避免重新发明轮子,同时避免感情用事
  • 思维工具:巩固心智,成为自我教育和反思的平台,避免遗忘和无法量化

在这之前,我脑子中这三个部分是三个不同的领域,没有考虑过相互之间的关系。比如虽然在思维工具中可能记录过不少认知偏误的内容,但是在决策的时候,却很少过去回看。而自己决策之后,也没有仔细的记录,以至于过了些时日,就不好判断当时自己怎么思考的,决策质量的提升并不快。更糟糕的是可能带着批判性思考找到了许多不同的答案,但是在决策的时候一时冲动,选择了最差的方案。

https://s3-us-west-2.amazonaws.com/secure.notion-static.com/b9be4ef5-df94-431c-a946-76ea1dfb8f45/Untitled.png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健身界的苹果+奈飞” – Peleton的创业故事

40 岁的时候辞职创业,进入一个陌生的领域,四年时间见了 400 个机构,沟通了 3000 投资人,然后所有人都拒绝了他。听起来是一碗鸡汤,但可能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到那种压力。

这篇文章带给我的,主要是两个共鸣:

第一个共鸣是关于笃信的。之前创业的时候,最多也就是一天见三个投资人,连续一周的节奏,而这个过程不断的被拒绝,不断地被从各个地方挑战。然后结束了还要继续让公司的其他人觉得公司的未来充满了希望,坦白来说,以我目前对当时自己的了解,可能最多扛下来 50 次拒绝吧(虽然挂掉前都没达到这个数字)。

所以创业能扛下来,不是说几句坚持就行了。一方面是自己对于市场的判断和对于需求的理解,需要诚实的面对自己和数据,存在就是存在,不存在就转身离开,而不是不断地告诉自己可能还有希望坚持下就到了 —— 如果出发的那天就走到了歧路,那么跑多快都无法到达终点。当时创业后期其实对于自己做的事情充满了怀疑,只是想办法不让公司塌掉,甚至是找一些事情忙碌起来,现在看来就是非常的不诚实。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项飙:海子说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为什么不是从现在开始?

和一个温州的小伙伴聊起项飚,一个黑话「做打火机」成了我们新的共识 —— **像温州人一样,先把打火机做出来,再去探寻背后的理念。**所以重要的是「做出来」,而不是争执各种理念和主义,这便是项飚对于我最近的启发。

反复提到项飚,是因为喜欢他对我们身边敏感而朴素的观察,这对我们理解用户的情境和时代的变化非常重要。比如在这个访谈中提到的关于「三和大神」的讨论,我们都会觉得的这群人更像是某种程度的「废人」,而项飚则说出了更多人内心深处的恐惧,即他们有勇气下了牌桌不参与这个竞争,而吐槽他们的人却没有这个勇气,他们吐槽是担心这个游戏最终没有人来玩。

另一个有趣的回复是关于虚拟组织和工具的洞察。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Mail Weekly

Vol.20200913:如果诺兰的母题是时间,那么你的母题是什么?

2020-9-14 0:40:35

Mail Weekly

Vol.20200927:不要总想赢,而先确保自己不输

2020-9-28 7:45:0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