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20201115:如何让人们在一个和而不同的城市居住下来

秋日的长凳,温暖的阳光,杭州的十一月。和一位许久不见的老哥,拿着咖啡晒着阳光,似乎许久都没有停下来过了。一直以来他在我心里总是一个干大事的人,应该是一往无前操盘十几亿生意的人。但是那天他突然转头问我:为什么你们总觉得我应该干大事?我也喜欢建造一些精致的东西。

那一刻我竟一时语塞,不知道如何回答,因为这种感觉从几年前刚认识他时,就似乎烙印在心里,从来没有改变过。

我们都容易被身边人的反馈给绑架,而忘记了自己是谁,他喝了一口咖啡说道。

人过三十,就总是问自己,究竟自己喜欢什么呢?后来才意识到,因为自己的选择成本越来越高,而时间的流逝又是越来越快,所有的困惑都是来自于沉没成本的堆积。

所幸这几年来不断地逼问,探索,被锤,意识到自己更喜欢的还是,建构一些美妙的产品,让身边的人用起来愉悦且有帮助,就像沉思录的数据库,就像 flomo 的缓慢迭代,以及在工作中构建的交易平台和垂直社区。这种创造的快乐(应该是解决问题后分泌的多巴胺),是其他什么事情都无法替代的。

想起上周帮朋友的产品测试功能,接到了一个学生打来的电话。他提了一个奇怪的问题,即如何让自己应聘上产品经理的岗位,因为觉得自己只能做这个但没有什么经历。我很愕然,其实创造并不需要你掌握代码技术,必须会设计,文采果然。只需要像 互联网医院研究 这样朴素的把资料整理和积累,慢慢的形成自己的理解和认知,同时又对其他人有一定的价值,这便是创造,这边是某种意义上的产品。

我所敬佩的产品经理,都是具有极强的创造力,希望能为这个世界带来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如果你热爱产品,请开始你的创造吧,少年。

本期内容围绕「学习」和「建筑」展开,探讨了社区的隔离,建筑的养成,以及我们如何学习和传授知识给别人。

灵感碎片:

  • 去有鱼的地方钓鱼(via 芒格)。不光是投资,对于产品主战场选择,也是如此。
  • 诸多创新理论中,现在印象很深的一个大意是:创新分成两个步骤,第一是提出新问题,第二是去发现或创造新知识来解答这个问题。而在第二过程中又会不断提出新问题,往复循环。所以创新就是创造新知识的过程,这一切都起源于提出新问题。(via 俞军)
  • 苹果的副总裁们把大部分时间花在拥有和学习上,而其他公司的总经理们则倾向于把大部分时间花在委派上。罗斯纳估计,他把大约40% 的时间花在自己的活动上(包括与特定领域的其他人合作) ,大约30% 的时间用于学习,大约15% 的时间用于教学,大约15% 的时间用于委派任务。当然,这些数字因经理而异,取决于他们的业务和特定时间的需求。(Via How Apple Is Organized for Innovation

近期更新:

  • 一个调研:年底想把沉思录今年所有的内容,根据主题整理成一本书,你想要实体版(有收藏价值,但因为成本问题,需要大家一起众筹),还是想要电子版(可以免费提供)。欢迎回复邮件告诉我。
  • 一个广告:flomo 的官网上线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点此查看」,也欢迎申请内测
  • pmthinking.com 官网可以方便的查看历史邮件。但需要重新开一个权限(需要你的邮箱),有需要的同学请回复此邮件给我。

如何让人们在一个和而不同的城市居住下来

一个社区,新人涌入多了之后,就会导致公共区域拥挤,内容质量下降。而随着质量的下降,高价值的用户开始流失。更多本身活跃的人,由于太多人参与顾忌开始变多,所以也开始慢慢变得沉默。这像极了城市中贫民窟的形成。

但如爱德华·格莱泽(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侧重从经济学角度研究城市,代表作《城市的胜利》)所说:城市里充满了贫困人口,但并非是城市让人们变得更加贫困,而是城市利用将会提高他们生活水平的前景吸引来了贫困人口 —— 一如目前欧洲的移民问题,当发达国家需要更多劳动力的时候,不断吸引他国的人力资源进入,而这些人本身具有自己的宗教信仰和行为方式,当他们的后代在国家中栖息繁衍,拥有投票权的时候,许多冲突就会慢慢的爆发。

所以如果当一个有年头的社区看起来有「贫民窟」化的倾向 —— 新人过多,发布内容参差,核心用户离开 —— 这并非完全是负面的结果,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则是这个社区本身依旧具有号召力,只不过没有处理好人群聚集的问题。想象一下,当一个广场上,充满了年轻的情侣,还有跳舞的老人,左边是卖机床的,右边是卖汽车的,人们接踵摩肩不停地叫喊,最终是一种什么样的混乱状态? —— 到处都是噪音,导致最终信号无法传达给需要的人,最终无法完成彼此想要达到的目的。

所以社区如果需要吸引更多的人来,基础设施一定要建设好。如何让来的人尽快的找到自己的同类,进行圈层隔离,决定了社区本身的天花板上限。想象一下贴吧本身的容积,几乎超越同时代任何一个社区的规模,因为依靠每个搜索关键词来将人群迅速分流,让其找到同类,继而产生高频的互动。而许多时候的小而美,其实是因为圈层隔离没有做好,吸引来一群人,就会赶走另一群人(当年做食色失败就是典型的这个问题,在家做饭的人和出去吃饭的人在一起极其冲突相看两厌)。

社区设计圈层隔离会面临几个挑战: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为什么学生不喜欢上学

PRODUCT THINKING · 产品沉思录精选 中,《为什么学生不喜欢上学》这本书是在很靠前的位置。因为看起来枯燥的名字背后,其实是讲述人们是如何学习知识塑造思维的过程。

但还有另外一个维度来思考 —— 如何传递我们的知识给其他人

曾经我有一个很不好的毛病,当一个人来求助的时候,我往往会丢一本书给他,说这本书很好云云。但实际上除了炫耀自己的知识储备之外,对他并没有很具体的帮助,因为一本书的信息密度太大,加上每个人的知识储备不足,可能你从某本书中得到的感悟,是需要和其他许多知识点连接在一起之后才能迸发出来。对方缺少了这种背景知识,单纯的看这本书,许多知识点像海啸一样涌来,造成认知阻塞,无法收获和自己同样的东西。

其实我们的大脑又懒惰又好奇。懒惰是因为我们日常需要处理的事情太多,大脑总是寻找捷径来降低消耗,但这些捷径就是我们的思考误区;而好奇心则是为了提高我们的生存能力,作为奖励则是多巴胺的分泌,只是许多问题快速的分析后发现投入太多太少都会阻止我们去努力。

所以对传授知识来说: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建筑养成记 How Building’s Learn

这是一本产品设计有些距离的书,但是其中提到的一个概念「层次步速」,是这些年来影响我设计蛮大的一个理念。这本书的作者很奇特,本身并不是一位建筑学家,而是《全球概览》的创始人斯图尔特 · 布兰特 —— 乔老爷子挂在嘴边的「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便是出自这本著作。

之所以对这本书很迷,是因为老友浩翔在多年前翻译《随意搜寻》这本书的时候提到了这个层次步速概念,但因为语言问题始终未能一窥全貌。当年他在介绍这本书的时候提到:

将建筑和社会看做一个整体,他们其实分为很多层次,每一个层次都有一个独特的、合适的变化频率。慢层次提供稳定性。快层次驱使创新。不同层次间独立的变化速度是自然而健康的进化结果。(自然、文化、政治、基础设施、商业、时尚与艺术,依次变快。)想象另一种做法,比如商业以政府的速度发展,最典型的案例莫过于“苏联”,还记得苏联的下场吗?

预测下一组彩票的中奖号码很难,因为这是在快层次上。但预测彩票的盈利方式就比较简单,彩票的规则被设计出来之后,就无须太大更迭,即可一劳永逸的赚钱~

预测哪一个产品,哪一家公司即将大红大紫很难,但是预测某一个行业趋势则相对容易。(什么方向会大红大紫?在原子大陆和比特海的交界处,可穿戴式设备和AR正在与你招手~这只是随口一提~)

是的,请在快层次中享受生活,在慢层次中着眼规律~

如果时间有限,建议做产品的同学阅读这本书前三章和后两章,会让我们重新审视设计产品时候的原则;为了节省时间,我把对自己有启发的地方和批注整理如下: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往期内容

Mail Weekly

Vol.20201101:我们有哪些默认值

2020-11-1 22:45:29

Mail Weekly

Vol.20201122:时间的复用与复利

2020-11-23 7:32: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