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20200328:平台如何规制,RSS 源何衰落以及幸福如何衡量

卷首语

少楠说:本期可以说是 V3.1 版本的迭代,因为邀请了两位老朋友:刘白光(Lightory)和刘飞两位一起分享文章和对文章进行批注。两位都在推荐的文章中批注了不少有趣的内容,建议有条件的同学可以阅读批注版本。

稍微介绍下两位:

  • 刘飞:资深产品人,估计这个邮件组的产品同学都知道,锤子科技、嘟嘟美甲、点我达、滴滴。除了自己出了多本书之外,俞军老师那本新书也有参与。和飞哥网友很久,近半年他搬到杭州之后一起录过几期播客非常投缘,所以特地邀请来参与推荐内容。正好近期应飞哥邀请剪辑了一期《三五环 · 交易平台初探》,也算是对近期关于交易平台思考的总结吧。
  • 刘白光:相识多年的老朋友,网生代的创始人,后来百姓网的老同事,我和他一起合作了「摆摆书架」,尔后白光创业做了「布丁动画」,后参与了「儿歌点点」的产品。是一位具有诗人气质和极强产品思维的工程师,推荐大家关注他的公众号「Loudly Thinking

之前几期都是在探讨「如何促成双边市场交易」,而本期主要想探讨的是「平台如何治理」,俗一点说就是「平台运营」到底要干什么。

虽然带了一年多「医生运营」,但是对于「运营」两个词始终有一种陌生感,尤其是在互联网行业,运营似乎变成了一口锅,什么都能往里面装(产品经理这个岗位也好不到哪里去……)。当时刚接手还特意看了市面上几本热销的运营的书,只可惜看完并且实践之后,依旧对这两个字还是陌生 —— 因为这些书无法提供一个有效的框架,更多的像是「当我做运营时,我曾经做过什么」。

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自然就会对各种规则感到好奇。19 年春节在新加坡过年其实给我了一些启发。在看他的自传结合在新加坡的观察,突然意识到,所谓的「治理」并不是「惩罚坏人」,而是「设计一系列的规则」,用来「达到某个目标」。这其中有法律强制的,也有遵守社会风俗的,而由于是多民族国家,文化信仰差异较大,「治理」的难度可想而知。

类比不是一种好的思考方式,但是能带来启发。如何使用某些手段,让某个群体达到某种目的,是否就是「运营」的意义?而运营不应该仅仅是「拉新促活」,还要确保生态的健康。倘若只是一味的促进成交,而缺少相关的规制,则一定会带来各种公地悲剧。在我们平台尤其如此,什么情况下医生应该得到鼓励,什么情况下应该警告医生,什么情况下应该直接封禁账号。有时候不仅仅要考虑专业层面(是否诊断错误),还要考虑道德层面(辱骂用户),甚至还有一些道德伦理(自杀如何处理等)。

那么,究竟是否有这种框架来参考呢?答案是肯定的。


少楠说:之所以现在运营变得重要,是因为「互联网」这个基础设施已经完备,大家都在一个起跑线的时候,更重要的就是对群体的理解和对规则的设计

在这个探究过程中我比较贪心,希望能找到一个足够抽象的框架来指导后续的「运营」工作,比较庆幸的是找到了网络法学家劳伦斯·莱希格(Lawrence Lessig)在《代码》这本书里提到的一组治理工具:法律(laws)、规范(norms)、结构(architecture)和市场(market)。这组工具(或者说观点)在许多地方都被引用,加上亲自实践了之后发现效果还是比较达到预期。

以禁止吸烟为例,先解释这组工具,再说小实验的结果。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平台经济学:一份个人学习笔记

少楠说:继续交易平台的研究,这是一份偏论文性质的笔记,作者是上文提到的陈永伟。从这篇文章能更加系统的理解「平台」诞生的历史过程。作者从经济学的视角提出平台业务的两个议题:「竞争」和「治理」。

产品经理最重要的一个能力是分类,因为合理的分类代表了对业务的理解和对自身定位的理解。比如如果没有经纬度系统把地球分成小格子,那么你向别人传递你在哪里的信息就要十分冗余。而分类的另一个好处是,你知道你自己在哪里,接下来能往那边走,不能往那边走,一目了然,不会去做一些超过自身能力的事情或者脱离环境的事情。

文中引用了 Evans 和 Filistrucchi et al. 的两套分类方式:

Evans:

  • 市场创造者:将感兴趣的两个群体汇集起来,提高匹配效率,如电商、商超等
  • 受众创造者:尽可能多的吸引读者,然后再吸引企业上来做广告,如微博,喜马拉雅
  • 需求协调者:既不交易也不传递信息,但是协调(或者说统一)用户需求来避免重复劳动,典型如各种操作系统,Office,支付宝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衡量交易市场类公司,只需13个指标

前面讨论了许多关于平台交易的事情,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如何衡量平台的供需情况是否健康」,围绕着个问题咨询了许多朋友,但并没一个明确的答案。

  • 如果是商品类平台,那么看商品的动销率,比如100个商家在平台卖票,多少个人卖出去了
  • 如果是标准服务类平台,那么看需求匹配率,比如100个人打车,多少个人打到车了。
  • 但非标服务类平台,需要看什么指标?虽然最终能看到「成交率」,但是这个造成不成交的原因有许多,究竟是缺少某种类型导致未成交?还是有供给但是检索困难未成交?目前还没有一个很好的答案。

回到本文,这13个指标中,有几个比较有趣的: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刘飞荐文:RSS二十年

Liufei 说:在10年前开始接触各种互联网产品时,并没有太深的认知,也意识不到“信息”的概念和价值。虽然我自己就是学NLP(自然语言处理)的。

后来已经亲身经历过许多时代变迁,经历过许多高楼起、宴宾客、高楼塌,开始能够看出这背后的很多“线索”。这些线索就是串联产品价值的本质。比如“获取信息”这件事,可能就是极有价值的线索,看过去二十年互联网用户获取信息方式的转变,是风起云涌、反复变换的。RSS就是获取信息方式中元老级的形态且一直存在(现在是公众号)。这篇文章很好地讲述了这二十年的大致变化。

少楠说:本文由即刻的产品经理 Kyth 所写,也能从中看到即刻诞生的背景和起源(甚至还有最近刚放出的播客客户端「小宇宙」的思考)。RSS 由于其「Pull」的特性,从出生就注定了小众,但这种主动获取信息的方式,值得对自己获取信息有要求的人去自行建立一套适合自己的规范。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Lightory 荐文:幸福与时间

Lightory 说:人生的根本问题,在于如何获取幸福。其它问题,本质上都是这一问题的子集。本文提供了一种耳目一新的幸福剖析理论,比市面上主流的“比较论”(人通过比较才能获得幸福)、“感受论”(人的幸福感阈值提升所以感受不到幸福)更为第一原则。

少楠说:这篇文章提出的衡量幸福的三个指标非常有趣:自由支配个人时间的量的指标、自由支配个人时间过程的质的指标、自由支配个人时间结果的质的指标。回望从上大学到现在的14年,各种指标在不停的浮沉,从第一个问题过度到第二个问题,大概花了5年左右时间。从第二个问题到第三个问题,至今还没很好的答案。如文中所说:幸福的本质,就是人生是有意义的。而人生,是要通过时间来度过的。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Mail Weekly

Vol.20200322: 市场如何设计,本质是什么

2020-3-22 11:06:00

Mail Weekly

Vol.20200405:We shape our tools and then the tools shape us.

2020-4-5 11:13: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