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20210124:重新定义问题

1. 无论我们是否接受,疫情都永久性的改变了许多事情,许多问题需要重新定义,而许多人生观和价值观,也都会被重新定义。而遗憾的是,人和人之间无法真正的「沟通」,因为每一句话背后,都隐藏着每个人不同的价值观和知识体系。如果碰上了志趣相投的,那就多聊聊;如果大家有许多观点不同,那就笑笑便罢。

2. 这一期的内容都是关于「重新定义问题」的,主要谈到了 figma,微信&张小龙,MacOS&iOS,幸福。 如果你熟悉这些产品就会发现,Figma 重新定义了设计、就像微信重新定义了IM、而 iOS 重新定义了手机操作系统,但我们对于幸福的定义,却总是受到其他人的影响。你是否有对于问题截然不同的定义?如果有,那么请仔细保护好,寻找论据来支撑他们,因为在这个时代,这种独特的视角很稀缺。

3. 上周 Notion 的共享人数触达了 1000 的上限。所以 1 月 22 日之后的加入的同学都被邀请到了旅行者 2 号俱乐部,其中内容是一模一样的,只是在历史邮件中有一些打不开的内容(因为链接到 1 号俱乐部了),可以通过全文搜索解决。如果还是找不到,加我微信「ProductThninking2017」帮你解决。

4. 重新听了一期关于古龙的播客,人生海海,尽是波澜;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 shaonan&fonter

1.碎片:

美国 SaaS 行业的一个经验公式

  1. 我注意到了一些有关SaaS公司的有趣情况,这些公司查看从100万美元到6000万美元的 ARR 的各种初创公司,并根据ARR绘制员工人数:无论增长率,产品,市场,平均合同价值等如何,公司都倾向于线性增加员工人数与ARR。
  2. 估算 SaaS 公司的 ARR 的超级简单方法:LinkedIn上查询员工人数,并乘以10万美元,如果> 200,随着规模化杠杆作用的增加,乘数降低一点。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做需求前的三个原则(via 少楠在 AhaFM 的对谈

  • 能不能不做(这个需求调研和数据齐备了么?是真需求么)
  • 能不能用现有功能满足(在不增加系统复杂性的情况下,能否兼容,避免新增功能)
  • 如果要做还有哪里能用(提高设计的扩展性,为未来做准备,也再一次反思需求能否进一步抽象)


2.文章

1. 公司:Figma 的三个视角

Recommended by fonter

Figma 可能已经算是击败了 Sketch 、Photoshop 等成为当今设计师的选择。
– WebGL 技术的发展给 Figma 实现提供了时机;
– Ajax 技术给 Writely和 XL2Web 提供了实时编辑时机,后来被收购,演变为 Google Suite;
– 2011 年 Dylan Field 在 Flipboard 实习,每天使用 Fireworks 让他感到很沮丧;
– Dylan 和 Evan 决定使用 WebGL 在浏览器中构建一个云优先设计工具;
– Dylan 和 Evan 在 Thiel Fellowship 10 万美元的支持下从大学休学,开始创业;

推荐3篇文章,从3个视角看 Figma 。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2. 羔羊:张小龙(考古)

Recommended by Jingyu

本期更新关于张小龙的考古,由 @jing yu 整理

张小龙 (AllenZhang) 作为互联网产品经理的「神」 ,大家应该都很熟悉了,但在梳理完龙哥的公开信息之后,除了大家一直在说的用户、简单、工具之外,有很多细小的点是龙哥一直坚持的,而这种坚持在不断的位置上升中保持尤为艰难。

1. 用历史的眼光看未来:Allen Zhang 跨越了三个周期(软件、PC互联网、移动互联网);
2. 不因年龄而影响判断:Allen Zhang 一直为每个人做需求,不会特别为一个人做需求;
3. 团队,团队,还是团队:微信背后不是只有张小龙一个人;
4. 不怕打脸:从关注理念和现实,通过,而非纠结预判,换句话说,不怕打脸;

本专题包括

  • 张小龙 databse 存档;
  • 人生高光和封神时刻;
  • 重要年龄时刻:30岁、35岁互联网界的退休时刻、媒体「封神」时刻;
  • 人生甘特图;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3. 观点:从 Mac 到微信:数据应当与应用分离,还是归一?

Recommended by Shaonan

在即刻看到海玮的一段内容有所启发:iOS 文件归类的思路,目的是为了取消文件夹而设计的。因为不依托于应用的数据都是死数据。

而今日的环境,由于设备的普及,创作门槛的降低,不仅仅应该盯着之前的「死数据」来积累,而应该使用新的方式完成「活数据」的积累,这样就能慢慢的完成了对旧习惯的迁移。比如照片都在 Instagram,读书和笔记都在微信读书等。

近日微信公开课的解读颇多,关于视频号,关于 ID。但这一切的背后是对于「基础设施」的再定义,如果不了解过去,就无法更好地预知未来。毕竟龙神曾经在饭否说过,朋友圈就是新时代的「相册」。那么当年乔老爷是如何看待「数据应该依托应用存储」呢?以及在他去世后这个世界是否按照他的预测来发展呢?
 

花了些时间根据自己的精力+ 资料,整理了一篇文章,其中包括:

  • Mac 文件系统的演化
  • 评论家们的反对
  • 现实的车轮
  • Tim Berners-Lee 爵士的理想国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4. 追求完整幸福,为何可能是错的?

Recommended by Shaonan

究竟什么是幸福呢?是财务自由?还是做出了上亿人用的产品?还是深夜回到家里有一盏灯开着?似乎我们每天都在追求「幸福」,但是对于「幸福」的定义却很少仔细的思考。

其实仔细想想,我们本身在思考的不是什么是「幸福」,而是如何追求「幸福」。而随着消费主义的兴起,我们关于幸福的定义会被裹挟在大多数人的共识中,所以幸福变成了房子、盲盒、网红打卡、说走就走的旅行。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Mail Weekly

Vol.20210117:如果不放下身份,再多的信息也无法改变我们的观点

2021-1-17 23:39:02

Mail Weekly

Vol.20210131:反过来想,总是反过来想

2021-2-2 14:36:5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