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20210220:人类冲突的本质,在于我们天然擅长模仿

  1. 过年期间思考最多的是关于「幸福」,因为这是一切活着的意义。不管是拼命加班也好,陪伴家人也好,这背后都源自于我们追求的「幸福」。在看了 The Almanack of Naval Ravikant 这本书后,惊讶的发现其中有一大章节是关于幸福的

    幸福是default state,是你什么都不再缺失的状态。如果你什么都不缺,心灵就会关闭。你停止思考未来,停止回顾过去。你缺失了这些时刻,你就在此处此时此地此刻。

    生存模式下,人类的总是需要各样食物,有着各样欲望。幸福模式下,人类不再渴求某样东西,他们与时间共存,feel the moment。

    有些人认为幸福是想得积极些就能降临的状态。但 Naval 认为如果想得积极,与之对应时间一长,人就难免会有消极的时候。这意味着人总是承受相应的苦难。

    所以,幸福不在于积极想法,在于欲望的缺席。
  1. 最近发生了许多意外,关系亲近的老朋友相继生了大病,感慨世事无常。但无常也是个很美的东西,因为有了无常才有了丰富的可能性。讨厌无常,主要是其实是不希望失去现在拥有的,又不想遇到厄运的。 但反过来想,所有的一切得到的,都是无常带来的 —— 这一切的关系起源,不也都是无常带来的么?
  2. 我们从来不曾改变世界,能改变的只有我们自己;所以愿意改变你的想法,并不丢人,因为我们的世界是复杂的

    — shaonan&fonter


碎片

「斯多葛哲学中一个很有用的技巧,是 a view from above。这个技巧给你一个大的图景,并且提醒你,你有多么渺小,而大部分事情是多么微不足道。这个技巧帮助你思考,眼前的事情到底有多重要 —— Always zoom out, always have a long term mindset.」

—— oldtiger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文章

1. 观点:如何吃掉大象?从一个原子概念开始

Recommended by Shaonan

这篇文章非常有趣,原因是作为一个曾经的设计师,Photoshop,illustrator,CoralDraw,Painter,Maya, Flash,3DMAX,Sketch,Figma 这些工具都完整的经历过,但却没有思考这些工具背后演进的脉络是是什么;而另一方面,作为一个互联网从业人员,却没有看到设计师工作流程的变化和对应时代需求的变化,惭愧 —— 也许这就是旁观者清吧。

费曼曾经说过一句信息量极大的话,可以作为世界灭亡留给后人的关键信息,即「万物由原子构成」。比如这篇文章的载体 Notion,相对于 Evernote 或者 Word 来说,处理的对象就不仅仅是一篇文章,而是一堆 block 的集合;无独有偶,今日我们点外卖关注的也不仅仅是去什么店吃,而是直接想吃什么菜,再看哪家店有这道菜;再比如曾经的 Google 的设计理念,就是去 App 话,只保留信息的 I/O (输入/输出) —— 这个在今天的 iOS 通知中心和 Apple Watch 上也能看到趋势 —— 因为我们最终是对一条信息交互,不是对一个 App,也不是对一个 OS。

所以之所以能原子化,一方面源自于技术的进步,另一方面也源自于用户代际和需求的变化。

回到本文上来,Figma / Canva 吃掉 Adobe 的市场,主要源自于不同级别的抽象对象

Since:1990年2月

  • PS:以像素图形为核心,大量的场景是用来处理照片(比如今天的俗语 P 图)、绘画。功能十分强大,迄今为止我也没有完全掌握所有的功能 —— 甚至自 CC 系列以来,根本不知道迭代了什么大功能……
  • Illustrator(包括 CoralDraw):以矢量图形为核心,进印刷厂带 PSD 文件会被打死的,必须是.ai 文件才行。(补充个背景,从做排版的角度来说,其实复用性比 UI 来说差的很多,具体可以想下我们曾经看的杂志,恨不得每个页面都是重新设计的)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2. 人类冲突的本质

Recommended by shaonan

假期时间,思考了许多关于自我,情绪,价值观的事情。反观过去一年的冲突,情绪的波动,寻找了许多方法(少楠的人生哲学(三十六岁) )。而这篇文章的视角非常独特且辛辣,说出了许多隐藏在我们内心,围绕在我们身边,但是却没意识到或不想承认的事实。

我们通过模仿别人来观察和学习,而我们从别人身上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就是欲望。人类是模仿的动物。我们在进化过程中超强地做了一件比别人更好的事:通过观察和模仿别人来学习。所有欲望的真正根源,从来不在于我们追求的对象或体验,而在于我们从他人那里学会了想要这些东西。

神经学的深层次上,当我们观察别人并模仿他们的欲望时,我们与其说是获得了对那个物体的欲望,不如说是学习模仿他人,努力成为他们或成为他们。吉拉德称这种现象为模仿欲望。我们不想要,我们想要成为。

而物品本身构成了我们日常活动和关注的大部分,但它们是短暂的,重要的是其他人 —— 想想买买买之后的空虚感。我们感知这些事物的方式以及我们对它们的关心程度,绝大多数都受到我们所关心的榜样的意见的影响。

所以表面看起来我们是希望获得许多东西,但是其实上是想通过拥有这些东西,来获得和我们的模仿对象一样的「存在感」 —— 但这其实是一种自我欺骗,因为一方面你并不一定真正的喜欢,但周围人都这么做,你不得不这么做;而你又担心模仿的太像了,会被别人说「跟屁虫」「抄袭怪」。

模仿的对象(即模型)有两种,一种是距离很远的「英雄式模型」(如上帝,已经去世的大师,或者距离/阶层差距很远的人),另一种是距离很近的「亲密关系模型」(如领导、家人、朋友)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3.小信号以及发现他们的工具

Recommended by fonter

本段落内容来自于 trend.co ,看了21个在疫情之后的关键词以及他们在不同平台中的数据曲线。

这些小信号让我再次认识到一种游离职业之外对需求的理解,他不是软件功能的features,而是实在的需要什么,

能切实感受到什么,以及数据与大家讨论趋势告诉你什么。

顺便总结一下看一些海外趋势的工具;

  • Keywords Everywhere 一个插件,你在 Google 搜索的结果旁边展示词的历史趋势和关联词;
  • TikTok web,去他的web页面看标签,看meme的浏览量;
  • Jungle Scout 看亚马逊上热门的单品销量;
  • Subreddit Stats 看 Reddit 上话题订阅者的增长趋势;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4.人自身是一个带有噪声的信道

Recommended by fonter

2007 年,在 TED 的这次演讲中,Alan Kay 以 《A powerful idea about ideas》为题,向众人讲解他做的一个廉价的教育硬件的原因以及他成立的 Viewpoints Research Institute(VPRI )的阶段性成果。后来 VPRI 在 2015 年被 Y Combinator 旗下的 YC Research 成立人类推进研究小组(HARC)合并继续研究。

在人类推进研究小组(HARC)成立 4 年前,Alan Kay 在纽约大学也开设了一门课程,叫《 Powerful Ideas: Useful Tools to Understand the World 》,每月一次课。上过这课的学生感叹 Alan Kay 推荐的书单超过了他们一年的阅读量,殊不知 Alan 在 3 岁就会阅读,迄今为止读的书超过 2 万本。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Mail Weekly

Vol.20210207:慢,未必不是一种向前迈进的姿态

2021-2-8 9:49:33

Mail Weekly

Vol.20210228:大人,时代变了

2021-2-28 23:20:3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