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20210912:和即将 30 岁的乔布斯聊聊,如何寻觅意义

卷首语

上周办事路过苏堤,决定下来走走,时值傍晚,面朝西山看落日,满庭荷叶,花香醉人。鲜有类似「无聊」的时刻能不拍照,不听歌,不交谈,纯粹的看看景色,简单且自然,但因为很难抵抗内心的「负罪感」,所以罕有这种心情。

不过最近想通一个少做需求的理由,就像孩提时,父母不会指望我们每周都有巨大的变化,更多的是让我们不去做什么。对于所有事物,最终达到完美的标志不是人们不能再添加任何东西,而是人们不能再删减任何东西。

其实也是安抚自己的焦虑,产品如生命,不会突然绽放,也不会突然灭亡。耐心的等待,是所有生命的必经之路,而许多时候,除了等待,添加什么事情,都是让可能完美的事情变得不完美。

另一种安抚焦虑的方法,是本期内容上乔老爷所说的:我们不是为别人造的Mac计算机。我们是为自己造的。我们是会来评价它是不是了不起的那群人。我们不会走出去来做市场研究。我们就是要做我们能做出的最好的东西。

Gradually, then Suddenly.

请你也分享你的 Five ,Worthy Five, Give me 🖐🏻 以及偶尔来我们 随便玩玩日报社 玩玩。

MacTalk 的 Worthy Five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羔羊 花一下午,和那个即将 30 岁的 Steve Jobs 聊一下

by fonter

最近喜欢看老文章、老的书、发掘尘封的内容。不久前,介绍的 Alex Zhu 的 6 个半设计哲学就是一例。这样的东西很适合在午后、午夜读一读,读的状态就是那种恍惚之间,此人就在你面前给你传道授业解惑。

1985 年《花花公子》专访

1985 年,Steve Jobs 30 岁的那一年,他接受美国《花花公子》杂志专访,2月他生日的前后刊出,再 3 个月后,他即被 John Sculley 解雇,离开他一手创办近 10 年的 Apple 公司。当年《花花公子》是派《纽约时报》记者 David Sheff 专访乔布斯,此人是一位俄罗斯犹太人后裔,他采访过 约翰 · 列侬、小野洋子、艾未未、史蒂夫 · 乔布斯、安塞尔 · 亚当斯、贝蒂 · 弗里丹、基思 · 哈林、杰克 · 尼克尔森等许多人,最近正在写小野洋子传记。其采访风格犀利直接。在文中的一段,Jobs 谈与 Apple 的关系,读完让人动容。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哲学 寻觅意义

by shaonan

上周末和一位老朋友聊起了许多当下流行的概念,如 NFT、新零售及新品牌的趋势、元宇宙的基础概念等,模糊的对当下的图景有了一个新的认识,无论是一双穿在脚下的椰子鞋也好,还是库里斥资约 18 万美金买的无聊猿(Bored Ape)头像,以及希望我们能在其中花费更多时间,找到更多事情去做的元宇宙……

我没有任何答案,但是模糊的能看到一个共通的问题 —— 我们在不断的寻觅意义,寻找自己活着的意义。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思维 关于失败

by shaonan

上周六孟岩兄神秘的说有一篇论文值得我反复看看,是关于「失败」的研究。论文全称是:《Quantifying dynamics of failure across science, startups, and security》,作者是来自美国西北大学、芝加哥大学以及圣塔菲研究所的几位科学家。

他们选取了三类截然不同的人群(科学家、创业公司等)所做的事情,进行了大样本的量化实验,得到了一些有趣的结论,其中主要提到的是:

  1. 并非所有的失败都能带来成功(单纯的失败并不是成功之母)
  2. 早期就能区别出来成功组和失败组的分水岭是对过往模块的反思和改进
  3. 成功者与失败者最大的区别在于,如何复用以往尝试的模块。
    1. 一直复用容易造成局部最优。
    2. 不复用则无法继承之前的好东西,而且花费很多时间。

而成功者的特点则是:

  • 能把未知的问题拆成不同的模块
  • 在每一次尝试中,知道如何复用旧版本,何时创造新版本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观点 我写作的时候从来不会想到读者。

by fonter

这是一段来自巴基斯担的作家的短文中的一段,再配上上文 Jobs 采访中的一段话,映照阅读。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Mail Weekly

Vol.20210905:如果你愿意学习和适应,你可以创造任何东西

2021-9-5 21:23:53

Mail Weekly

Vol.20210919:后退一步不是认输,是为了重新选择方向

2021-9-20 9:33:4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