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20211031:理解 Facebook(Meta)的视角

卷首语

奇想驿新一期 @Mengna Z 采访了我们的一位老朋友(大概下周能剪辑完吧),

提到了中岛敦的一本书《山月记》里面的李征篇,

看过之后,有一种说不出的感慨和羞愧。

摘录一段原文如下:

自尊心也分脆弱的和怯懦的。

想要成名又不敢找高人切磋,同时又不屑与凡夫俗子为伍。

其实深知自己本非美玉,故而不敢加以刻苦琢磨,

却又半信自己是块美玉,故又不肯庸庸碌碌,与瓦砾为伍。

于是便疏远世人,却任愤懑与羞恨日益助长内心怯弱的自尊心。

其实,任何人都是驯兽师,而那野兽,无非就是各人的性情而已。

某些年岁,总有一种怀才不遇的感觉,怨天尤人,

却又不敢脱离现有轨道,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无疑,是那怯弱的自尊心作祟而已。

其实哪有那么多的怀才不遇,

许多伟大,都不过是渺小脚印的积累而已,

没有一步登天的奇迹,有的只是步履不停,

驯服猛兽,不断前行。

fieking 的 Worthy Five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观点 理解 Facebook(Meta)的视角 – Benevolent dictatorship

by fonter

在 10-29 日 Facebook 的 Connect 2021 活动上 Mark Zuckerberg 正式宣布了 Facebook 的「更名」为 Meta。简单来说就是 Facebook Inc. 未来会变成一间名为 Meta 的公司,然后 Facebook 和其它「app 家族」都将成为这间公司的各个部分。那么我们该如何理解这一决策了?本周推荐的人和他的内容提供了一个角度去理解 Mark Zuckerberg 为什么要去做这件事,这个人叫宋一松。

算上实习,宋一松已经在 Facebook 工作了 7 年半,浙大毕业之后去了华盛顿大学读硕士,然后在 Facebook 从实习生到软件工程师、工程经理。Linkedin 上的介绍里面一直负责的都是 Facebook 最为核心的 News Feed Ranking 的工作。他常在中文社交媒体上活跃,不定时群发他工作生活中的见解和观察,很少回复,猜测是他自己写的一个脚本处理同步自己的 feed 任务。从一种维度来说,他的视角是简体中文语境下一个很好的入口观察硅谷和 Facebook。Facebook Inc. 改名之后,他重发了自己以往对 Facebook 的观察。宋一松说到:「理解了Zuck的意图,才能明白Facebook的“商业”动作:为什么会做这个而不是那个,为什么没有像腾讯一样等等。这不是一家以商业公司来界定自己的组织,包括目的,也包括底线。」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思维 何谓以学为导向的学习

by shaonan

这是 Efrat Furst 博士的一个文章合集,她曾任哈佛大学工程与应用科学学院(SEAS)学习孵化器(LInc)博士后研究员,目前在以色列希伯来大学的教学中心工作。主要是与教育工作者和学习者合作,将学习科学(认知心理学和神经科学)与课堂教学联系起来。

推荐这组和教学相关的内容,是因为我们终其一生都是自己的老师。理解如何更好地教学,就能让我们自学的效率更高。而 Efrat Furst 本身认知心理学和神经科学背景,也让「学习」的过程变得具象,许多配图能把复杂的概念简单的呈现,而许多案例也有明确的实验过程十分严谨。但更关键的是,能使我们看到许多自己思维上的误区。

整个论文有 10 篇文章,我利用机器加人工翻译了 9 篇,内容有所删减也可能有所疏漏,欢迎勘误。(许多是一些研究过程和教学过程,有兴趣的可以看英文原文)。这里着重讲一下对我个人比较有启发的部分。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观察 Blibili 是怎么分发内容?

by fonter

本周推荐的文章来自一位字节跳动的朋友花生酱对 Blibili 的观察。花生酱主要在做 CRM、营销、商业、创意内容、开放平台相关的产品, 对 CRM 十分熟悉,有自己独特的观点。

CRM 看上去是围绕一个公司或联系人的销售跟进、付费数据,其设计的本质却是从数据到信息的抽象。纯粹地展示冷冰冰的“客户消费动态”给销售,并没有什么帮助。因为,数据不等于信息,源数据的消费体验是极其糟糕的。客户消费动态的背后,还有画像、偏好和对比分析,从数据提炼信息,是产品的核心。如何能在恰当的时候,给到销售有用的“信息”(而非“数据”)是 CRM 产品的魅力。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职业 做出职业决定的一组思考框架:影响 = 环境 x 技能

by shaonan

经常会收到一些初入职场的朋友来询问职业的选择,早些年我爱站在自己的角度给出建议。但这些年反思这样其实是很不负责任的行为 —— 因为对提问的人来说自己并不了解,而对方提供的信息又很少,自己基于这些有限的信息提供反馈,是一种很自大和狂妄的表现。于是此后便拒绝了所有询问职业发展的相关问题,不是冷漠,而是这个选择对提问人影响巨大,需要慎言。

但这个问题又是如此普遍,我们终会遇到。所以不应该指望每次遇到问题就直接寻找答案,更好地思路是寻找一个思维框架,以便将所有的要素罗列清楚,排出优先级,用理性来作出决定。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Mail Weekly

Vol.20211024:想改变行为,提示比动机更重要

2021-10-25 10:03:11

Mail Weekly

Vol.20211107:如果不缺钱,余生你想做什么?

2021-11-8 7:19:2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