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20220227: 放弃一切幻想,保持与众不同

本期概要:

卷首语

在上海出差的间隙,在浦东美术馆看了一下蔡国强的展览《远行与归来》。

一直很喜欢他的作品,但并未明白为何。这次终于在巨大的画布前,在记录的视频中找到了一些答案:

  • 烟火的魅力在于,用天空做画布,在尺度上足够震撼。在荒凉的戈壁滩、在莫斯科的红场上,在一瞬间,天空布满各种颜色,像山峰,像乌云,像一双眼睛,其宽广的尺度,会让人敬畏,因为作为观者的自身,则是渺小的。当我们和令人敬畏的东西在一起的时候,能让我们的情绪变得安静,让自我变得谦卑。
  • 另一个角度来看,烟火在时间上转瞬即逝,有物哀的遗憾和变化的无常。而展出的火药画,则更有意思,能看到烟火灼烧过的痕迹,将动态的时间,压缩至二维化。虽然每张画都是静止的,但是却又包含了因果,你会想象在燃烧前的样子,也会想象接下来的一秒。因为在我们的生命中,烟火从来不曾被凝固。

展览内容颇多,估计需要 2-3 个小时(PS,同馆还有徐冰的展览,估计也得这么久)。其实重要的不是看到这些作品,而是沉浸在这个作品的语境中,沉浸在作品传递的信息中,去思考一些自己未曾思考的事情。

一个幸运的艺术家,就是在活着的时候,同时找到自己的表现形式和得到社会的认可。

一个产品人,亦是如此。

其他:

  • 「松节油」的内容是在 Notion 的旅行者俱乐部更新,不用再去关注「小报童投递」服务号。新同学更不要订阅完沉思录后,再去再单独购买「松节油」然后找我退费,因为会被扣掉许多手续费……
  • 续订的同学不用着急,今年会一直保持 199 元的价格不变。到期也会有邮件提醒,如果未收到可以加我微信「ProductThinking2017」,不要着急续费或者买多年,避免冲动消费。

—— 封面也邀请你来征稿提供 采用了画作的朋友,可赠送一年的订阅名额和一本你想读的书。

来自 dzm016@gmail.com 的 Worthy Five

羔羊 李光耀:放弃一切幻想,保持与众不同

by shaonan

新加坡有比美国更好的成绩,并不是偶然。在那里,权力集中在一个非常有才华的人手里,李光耀,他是新加坡的沃伦巴菲特。

—— 查理芒格

关于李光耀

新加坡位于马来中南半岛最南端,独立时有 200 万人口,淡水供应需要从马来西亚进口,种族众多,四周强敌环伺。面对这样的局面,该怎么做?

答案是放弃一切幻想,有难以名状的「现实感」,即对现实状况有深入的理解,极端务实去把每一件事情做好。

李光耀接任时,新加坡人均收入约为400美元,而现在,仅仅两代人就超过了50,000美元。这其中有许多高超的智慧,虽然对于他的许多做法无法表达来自内心的赞同,但却有许多可以借鉴的地方 —— 就像一家创业公司,如何在巨头的缝隙中,找到自身定位,成为全球经济体中的一个重要节点。

我们回望历史,并不仅仅是看故事。而是在当时的情境下那些人面对如此复杂的环境,做了什么决策,而这些决策带来了什么结果。

如果你不了解历史,你的思考是短期的。如果你了解历史,你会思考中期和长期。

纪念 Douglas Engelbart 影响的二三点

by fonter

最近在阅读的时候遇到 Flinto (交互和动画原型设计软件)和 REPL.it(在线编程 IDE 和教育服务)的开发者相继在以往的文章中纪念 Douglas Engelbart 影响他们的点。本过刊以往多次介绍 Douglas Engelbart ,也简单编译了他的故事《温柔的 Douglas Engelbart》,今天多一些视角去了解 Douglas Engelbart 的深远影响。

Flinto 创始人 Nathan Manousos:《关于人机交互,Douglas Engelbart 教会了我什么?》

2005年,当我还是 Santa Clara University. 的一名学生时,我参加了一个由学校主办的小型晚宴。我们的特别嘉宾是 Douglas Engelbart。众所周知,他是计算机鼠标的发明者,但他对计算机的贡献远远超过发明鼠标。他于2013年去世,本文是表达他教会我什么。

羔羊 像 Tobi 一样思考,窥探 Shopify 的决策机制

by fonter

随着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和品牌准备直接使用互联网,以及利用互联网作为第一渠道的新消费品牌的爆炸式增长,有两种趋势值得注意:

最近在阅读的过程中遇到一个家伙,他花了半年时间研究 Shopify 下了一句断言,Shopify 和 Replit 将成为未来十年最大的两家公司(就像 Paul Graham 说 Stripe 是下一个 Google 一样)。Replit 暂且不表,Shopify 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 CEO Tobi,本周推荐的这篇是他系列文章的一篇。

观点 Notes app 是想法消亡的地方

by fonter

我们写下来不是为了记住它们,而是为了遗忘,就像一个狩猎者/采集者藏起了他们的猎物。

我们偶然发现的想法和想法之间的联系让我们觉得有价值,稀有。我们把价值归因于我们花在网上发现事物的时间。然后我们就被我们的发现所累。当你脑子里还想着旧的东西时,很难专注于新的东西。所以我们把事情写下来,加入书签,把它们添加到我们的阅读列表中,列一个长长的清单,并检查两遍。

我们需要一个洞穴,一个仓库,一个藏匿我们发现的地方。

Mail Weekly

Vol.20220220:永远站在客户的立场,实事求是

2022-2-21 9:49:07

Mail Weekly

Vol.20220306:接受不愉快的事实,才能找到改进的可能

2022-3-7 10:30:50

搜索